.txt

    熔思想理论于一炉
      
       ――沈天鸿先生《秋水里的火焰》序之读后感
      
       “司空图说:‘文之难而诗尤难。’为什么?因为诗要有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味外之味,总之,要有韵外之致。但这韵外之致如何才能获得?没人告诉你。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这是沈先生的话,所谓无迹可求,就是只能意会难以言传的东西,就是全凭悟性,只能自己去体验和感悟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仔细阅读这篇序言,就能从中获得这些所谓无迹可求的东西,从而使初学者少走许多弯路,使人茅塞顿开,并起到点石成金的作用。
       这篇序决不仅仅是一篇序,这篇序洋洋洒洒五千言,应该说不仅精辟地剖析论述了晓雨诗词的特征和性质,更是写尽古今中外诗之精、词之魂。这篇序深入浅出地阐述了诗歌美学理论,清楚地给我们讲解了从品诗到写词所必须掌握和了解的基本理论与法则,应该说把诗词推向了一个更高更美的境界。
       沈先生在篇首就明确指出:一个时代的文学成就能否与古代盛时比肩,不是作为某一个作者能决定的,而任何时代的个体的作者都有写出好作品的可能。我个人最喜欢晓雨的《木兰花慢 观涛》和《长相思 只说潮声涨几分》,我认为这两首词是很可以与宋词媲美的,在这篇序言中沈先生也作了经典解析。
       由此,我认为在当今这样物欲横流的浮躁时期,像晓雨这么年轻的女孩子,能静下心来写诗填词,而且还出笔不俗,写出了那么多那么好的作品,应该令人欣慰,也是当得起这篇序的。
       在这篇序言中,沈先生以他的理论来指导我们赏析这本书。首先,从意味、意境、空间、浑然与奇峭,结构转换等等几个方面来讲解、分析。
       其次,以他的诗歌美学思想带我们走进文本:沈先生在本序中仅以一词一诗,另外就是择取了几个片句,来做为文本分析。“《长相思》是真正的短调,八行,三十六个字,并且还有两个叠句,可用的字数极少,但这首却极尽委婉曲折,意义繁复,意味幽深”,从而得出“诗要有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味外之味,总之,要有韵外之致。”的高妙结论。
       另外沈先生以散文的语言,以他一贯的文字美、语感美,一再的设问,提示读者;“这瘦了的夜瘦了的月都感觉到深深的寒意了吧” ,“天空是那么高不可及并且浩阔,什么也没有看见,可偏偏有一只雁的鸣叫声清晰地传来(那是一只孤雁吧?),使昊天的高阔益显寂静、微茫……”可以说这段语言是充满激情的,这是作为序而有别于纯理论的语言。这些优美的语辞更进一步的就把我们带入词的意境。“一切都没有说出,但一切又的确都说出了”由此证明晓雨的《长相思 只说潮声涨几分》正是“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味外之味,韵外之致”的现代表达。
       沈先生告诉读者,诗词之要素之一就是构造意境:“我觉得她构造意境的重要方法是建立起所写自然物象的空间关系,或对比,或深层变化,并且在这同时让它们相互联系、作用,既形成又处于这个相互联系、作用的结构之中。”他教我们“从建立所写自然物象的空间关系入手来构造意境”。
       “懂得并会运用这一构造意境的方法,是深得诗之三昧的结果与表现。而善不善于从建立所写自然物象的空间关系入手来构造一个具有美学意味的空间从而获得意境,则可以看成是功力如何的一个衡量标准。”
       另一个要素是空间的构造,而空间的构造又是高和远:“是为了建构诗的空间并且是具有广度和深度的空间。因为,逼仄的空间是没有美学意义可言的。”“远”的另一个功能是化实为虚,却又以虚写实。”
       “意境中境是依托,而境的性质就是空间。”文学追求的是模糊、弥漫的意味,而不是清晰明确的意义,这就是沈先生的理论,并且被他一再强调。
       这篇序从细致精确的文本分析中指导读者要如何去品和写,“天人合一只可能是在空间中的合一,而不可能是时间上的合一。永恒,永远是空间意义的。”
       沈先生通过理论对照文本分析,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具有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味外之味,富有韵外之致,是晓雨诗词的一个突出特色。”;“善于以浑厚为整体气势,以奇峭之句点缀其表而不破坏浑厚,并且奇峭得自然,是晓雨诗词的又一艺术特色。”而晓雨的诗词之所以能有如此特色是因为;“她是用她独特的感悟,而不是用奇特的比喻来构造奇句。”
       所以说来说去,沈先生还是强调一点,人必须要有思想,特别是作为一个诗人更加要有思想,有思想就是要有自己对生命对世界对生存,对人生宇宙的独特感悟,而决不是搜索枯肠去寻找奇词异句,
       沈先生在这篇序言中特别明确指出,在文学作品里(不仅仅是诗,也包括小说和散文),句式的转换极其重要,从意境的构造,到空间的扩展,再到结构的转换,都作了非常具体又通俗易懂的阐述:“转有明转、半明半暗地转,最后是暗转。”;“在不得不有直陈、抽象的句子出现时,紧随其后的句子就极其关键,它要在能以生动的形象对前面予以补救的同时,还要自身也十分精彩,”这些理论精辟独到,远离空谈,都是提炼的精髓,而沈先生自己不仅仅是理论家而且是成就卓著的诗人,有自己独到的经验和感悟。由此可见此序就是一篇炉火纯青的诗论精品。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twenty − 11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