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二)[转贴](转载)

    收入分配中非正常成分的价值估算(之二)
      
       四、不正常收入对总收入差别的贡献度
      
       其中, 为第i类人口的第h类收入对总收入差别的影响程度,即第i类人口的第h类收入导致总收入基尼系数的增加值; 为这类增加值在总收入差别(
       是按照正常的合法收入计算的收入分配差别基尼系数。这里 的测算是研究的关键。第i类人口的合法收入已经包含在 之中,所以,测算 必须利用
       这样, 的具体测算过程为:(1)根据各种资料确定第i类人口的比重
       的资料中的收入等级;(3)从第i类人口的原收入等级(合法收入等级)所对应的人口比重中减去该类人口的人口比重
       在一定假设条件下,按照上述所获得的资料 ,计算结果如表2所示:
       收入构成 基尼系数(或增加值) 影响程度(%)
       偷税漏税 0.0593 12.76
       集团消费转化 0.0021 0.45
       总收入 0.4650 100
       五、不正常收入的去向分析
       其他的不正常收入的去向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1、中国的地方办公楼之豪华举世罕见
       。此外其他一些地方省市的政府办公大楼毫不逊色。在江西:丰城新区规划总用地3.3万亩,新城大道宽100米,紫云大道宽80米,人民广场面积176亩,居于中心的
       2、各地的驻京办事处
       据不完全统计,各级政府驻京办事处的资产在2003年就超过了100亿元,仅2004年,这些办事处在购房、建房的投资和日常经费开支就高达43亿元,平均每户482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3.5%和21%。这些巨额开支也是不正常收入的一个主要去向
       3、公关费用
       4、资金外逃后转为私人财富
       。就目前外逃的国内资本来看,主要有三类:一类是通过贪污、受贿、寻租以及出售国企等手段侵吞的国有资产;另一类是从事走私、贩私、诈骗、偷漏税等获得的巨额财富;第三类是通过合法经营积累的私人资本。前两类资本的占有者是担心非法所得放在国内不安全而设法将其转移到国外;后一类资本的所有者则是担心合法财产在国内得不到有效保护而向国外抽逃。在此,前两类外逃资金应该属于权力寻租下的所获租金的一部分。这些外逃的资本随后就转为私人所有
       (二)转为个人资产
       。
       各种不同寻租行为的收益最直接的去向就是用于寻租者的个人消费。可以预见,如果按照国家公务员的薪金制度来计量,许多公务员一辈子的收入也建不起他们的住宅。然而,在省级、市级乃至县域经济当中,公务员算得上是较早解决住宅问题的一群人。
       通过个人借贷形成个人债权或用寻租收益在国内外进行投资,从而漂白资金,这也可列为不正常收入的去向之一。甚至有一些人利用外逃的资金以外资名义向国内投资,造成了我国吸收和利用外资的虚假繁荣景象。据统计,近几年,虽然我国每年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规模都在300亿美元以上,但其中约有80%是来自海外华人主要是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华人资金,来自欧美和日本的不足20%。许多所谓的外商投资只不过是国内的资金经由香港等地再“回流”国内,以享受外商投资的特殊待遇。而这些身揣国家资财,扮成海外华人的不法分子,却常常受到各地政府官员的夹道欢迎。
       。
       各种不同寻租行为的收益去向还有个人存款这一形式。例如,2006年8月,通过利用职权,以审批贷款、贷款免息、拍卖抵债资产等形式而敛得4000万元巨额非法收入的海南前中行副行长的覃志新,其非法收入中绝大部分是通过存款的方式隐匿的。根据该案件的起诉状,其拥有存款82笔,共计人民币2274万元、美元25.6万元、港币177万元。这些存款分别存入香港渣打银行等8家银行。其中,以覃志新本人名义存入的只有在香港恒生银行的2笔款项,其他80笔款项分别以林某、谢某等30个人的名字存入
       这些巨额资金就是通过权力寻租从而敛入了其私人的腰包当中。其他以存款形式隐匿非正常私人收入的案例也是司空见惯。
       大量现金藏匿家中的案例不少,这里可以举一个案例。如在追查安徽省原省委副书记、省政协副 王昭耀藏匿的巨额资产中,其中数百万元就藏在因其“出事“而”落马“的妻弟杨哲宗家中。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也有不少官员将现金兑换成价值昂贵的金制品以及字画等贵重文物。
       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政府管制并没有出现积极的收入分配效应,相反,垄断拉大收入裂痕,行业收入差距逐渐拉大。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按细行业分组,2000年工资最高的是交通运输、仓储及航空运输业,为21342元;最低的是采掘业当中的木材及竹材采运业,为4535元,两者相差4.71倍。2004年工资最高的是金融业当中的证券业,为50529元;最低的是农、林、牧、渔业当中的林业,6718元,两者相差7.52倍。从2000年到2004年,4年间,行业差距扩大了1.6倍。如果以2004年的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16018.28元为标准进行倒推调整,以及2004年电力、电信、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行业的大于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6倍(保守标准)为基准;利润中的10%用于分配;全国分布在垄断行业的职工人数为6500万人,则这些行业的职工高于平均水平的收入为(16018.2866500万)=624亿元。
       六、对各类不正常收入的对策分析
       1、促成竞争性资源配置机制。
       2、形成竞争性融资机制。
       3、创建强有力的市场法制环境。
       (二)不合法的对策分析
       1、实行政务公开,完善保密制度。
       2、加大查处力度,加重惩罚力度。
       首先,及时查处是从重处罚的前提。腐败水平同被查处的概率之间呈负相关关系。提高腐败行为被发现的概率也就加大了腐败行为的风险,因而能够有效地减少腐败行为的发生。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正是由于腐败行为的查处难度越来越大,被发现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因此,腐败行为一旦发现就必须对其进行重罚,使其不敢再犯,使他人不敢效尤。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7 + one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