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融业财富法人)担保改天换面还我血汗钱(转载)

      舞钢大业担保改天换面,老板王恒(身份证号码:320721197402271636)疯狂删帖试图掩盖犯罪事实,公司已经更换名字,具体资料以后会详细披露。
      举报河南省舞钢市大业投资担保公司诈骗
      一、大业担保公司的成立
      开业当天平顶山市领导马军占、李建永,舞钢市市长甘栓柱,组织部长康玉春,工信局局长鲁耀伦出席仪式,另指派以原舞钢市工信局局长赵建庄,原教育局局长范季春,原卫生局局长贾国强,原发改委主任武发青,原电大校长吴德科(已故)等为领导的办公机构。
      政府及公司向群众宣传了2011年06月21日国办发(2011)30号文件《关于促进融资性担保行业规范发展的意见》的文件:融资性担保机构要按照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原则,坚持以融资性担保业务为核心主业鼓励县域内融资性担保机构加强对中小企业和“三农”的融资性担保业务,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和外资依法进入融资性担保行业。另外担保公司宣传了公司成立的几大优点:
      2、为民间资本开辟一条相对稳定的投资渠道。
      4、民间投资担保公司老板能赚到钱
      6、缩小社会贫富差距
      三、担保公司宣传的经营模式
      其次大力宣传投资担保公司的职能是对借出的款项承诺做到事前评估、事中监控、事后代偿。完全可以为投资者的资金提供安全保护。公司是将个人资金借给那些经大业担保公司严格考察、审核过的以房产、汽车或其他资产人为抵押(质押)物的;并具备较强还款能力的;合法公正提供双倍资产抵押的借款人。大业担保公司作为中介平台对借款人的资金使用及回收情况进行全程监控,并提供担保,使投资人获得安全稳定和较高的收益。如果借款方不能及时还款,由担保公司先行支付客户的本金及收益。保证不让投资客户受一点损失。
      四、公司宣传的合法投资担保、高利贷、非法集资的概念及区别
      A、合法投资担保:是依法登记领取营业执照的担保公司,对合法借贷合同的债权人提供担保的行为,包括民间借贷担保,银行借贷担保。   
      C、非法集资:2010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非法集资司法解释”第一条:“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包括单位和个人)吸收资金的行为。”虚假融资实质是用欺骗手段吸收资金。 
      与高利贷的区别:利率是否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四倍以下为合法投资担保,四倍以上为高利贷。   
      五、事件的戏剧性演变  
      大业公司于2012年8月资金链断裂,不能准时偿还投资户的投资款,从事发到现在政府参与了两年之久,一直是态度不明确,袒护大业事件。没有当好老百姓的父母官,没有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案。2012年大业公司又单方面强制开出谁不交回担保合同原件不予还款的恐吓条件,强制收回了投资客手里盖有大业公司公章和担保函的投资担保合同原件,给投资户换成公司借条。无知的百姓相信政府,欺待依靠政府给个合理的解决方案。可拖了两年之久,依然没有没有大的进展,我们痛心看不到希望。
      我们不认同政府片面的决定。首先从大业公司宣传的经营模式并不符合“非法集资”的条件,因为每一笔借款都有大业公司考察的固定借款对象,给投资户有完整的借款合同及大业出具的担保函,并不大业公司吸收存款的借条。
      最不明白的是政府为什么支持大业公司把投资户的合法担保合同骗走换成借条,难道欺负老百姓不知道合同和借条在性质上和所承担的法律责任上都有截然不同的区别吗?政府以什么理由要求有关人员退回政府口中的所谓“非法收入”?大业开业宣传时明确表示客户的收益和人员工资是借款方支付的。大业公司只收取担保费和客户所得的收益没有任何关系。借款人支付投资人利息是双方合同约定公开认可的合法收入,钱根本不是大业给的,现在有什么理由用强制手段要求退回替大业公司抵帐?
      五、事发以来群众的上访之路和政府的所作所为
      2013年4月16日群众上访,政府成立工作组介入,承诺归还,但截至目前只归还了1.5%,这无疑是杯水车,而大业法人还在逍遥法外,政府不作为,老百姓则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无钱医治病死、车祸也没钱住院、学生交不上学费、家庭破裂打架离婚、亲友反目成仇......这究竟天理何在?公道何存?9月到公安局报案,回应,政府不让立案说让王恒在外面活动还款,至今没有进展。铁山乡杨文秀因为要不回血汗钱而悬梁自尽(现政府已给了所谓的“慰问金”,不管处于哪种心理,家属不敢承认是大业逼死了人)。群众曾多次到平顶山,河南省,信访局集体上访,未果。政府不但不积极解决问题,反而拦卡堵截,群众反映强烈,2013年10月21日到政府反映问题,遭到防暴队的拦截和殴打,多人受伤。刑警队赵岩:“谁上访告状抓谁”。国资局局长张海宇:“谁上访整死谁”。无奈,准备到北京上访,在漯河火车站遭到市长白立凡和公安局副局长张建寅带领的公安局防暴队60多人的拦截,10月29日又一次到北京上访,舞钢市领导坐飞机到北京雇佣黑保安,没收身份证和手机,强行拉回舞钢限制人身自由达24小时之久,所有的这一切究竟天理何在?公道何存?至今,两年多,3000多户老百姓血汗钱归还遥遥无期。希望上级政府主持公道,不让骗取百姓血汗钱的诈骗分子和相关责任人逍遥法外。
      我们是普通弱势群体,根本无法和他们协商解决问题。希望有关部门看到我的信到我们舞钢市去调查,帮助我们把钱要回来,我所说的句句真实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18 − 9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