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山东淄博市沂源县一家正常经营企业,被高利贷放贷人员设计“套路”。因借款130万公然被抢劫毁坏一空,损失近2000万。如此恶性事件,警方不予立案查处,其中到底有何猫腻?是警方不作为还是犯罪分子有保护伞?实在令人费解,请广大网友评判。
      被害人陈常菊口述事实情况如下:
      一、具体时间点和基本情况:
      2、2017年6月,崔云惕、齐新国等人联合串通以所谓的“合作经营有利于尽快还清欠款”为幌子,恐吓、诱骗、逼迫我夫妻二人在他们事先打印好的《设备顶账协议》、《合作经营意向书》上签了字。
      4、2018年7月17日,我夫妻二人正式以书面形式向沂源县公安局报案并配合调查取证,经过长达五个多月的漫长等待后,直至2018年11月14日,沂源县公安局才通知不予立案。
      6、2019年8月14日,崔云惕、齐新国经过有一系列伪造,欺骗不知情的张世刚,伙同任会录(张世刚表兄)等人,在崔云惕的带领下砸开公司大门及院内所有房间,实施侵占。我得到消息后,告知我儿子报警,我儿子于10时左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14时左右我赶到公司后看到,崔云惕等人依然正在实施抢占、侵害行为。在我几次口头驱赶无果后,万般无奈之下,我便有限度地实施了正当防卫。可是,我一个女人被崔云惕一伙围殴致伤,残上加残,但是经过几次调查、申辩和提供证据,崔云惕等人“万事大吉”,我却被追究行政处罚责任。(均有文件留存)
      本人正在被三人围攻
      综上:企业被抢毁、我本人被殴打致残上加残、丈夫被追究刑责,好好的一个企业、一个家庭被魑魅魍魉分子的“神”操作导致家破人荒,所欠账款不能归还,遭债权人怨恨,使我们无颜面对、身不如死。试问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二、经委托律师查阅了调查相关案卷资料,发现警方采信的很多所谓“证据”与实际不符,实际情况为:
      崔云惕、齐新国等人联合串通以所谓的“合作经营”为幌子,欺骗、逼迫我夫妻二人在他们事先准备好的《设备顶账协议》、《合作经营意向书》上签了字,该两份文件实为崔云惕、齐新国等人为诈骗我公司所设圈套。
      被逼签下的设备顶账协议
      1、债务是伪造的。我们仅欠崔维慎100万元、刘学远30万元,并未向陈长艾、齐新国借过钱。崔云惕、齐新国等人向公安机关提供的这些债务均为虚构伪造,目的为先假意合作,再非法占有。
      (1)我咨询过律师,该协议实为“通过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它是为了防止银行或者其他债权人查封被害人公司设备(当时崔云惕、齐新国向我们这样介绍)而虚构了很多内容,明显违反合同法的规定,损害第三方利益,属于无效协议。
      (3)协议标注时间与实际签订时间不一致、不合法。协议上写的时间是2016年4月30日,但实际签定日期为2017年6月份。崔云惕、齐新国等在对公安机关的陈述中亦承认,协议在2017年6月份才签字完毕。
      试问:如此不严谨、漏洞百出的协议怎么可能算作有效协议?其实,这些都是崔云惕、齐新国等人通过拟制合同和协议、虚构债务等诈骗我公司资产的工具和手段,应属于合同诈骗。
      1、崔云惕向公安局提交的借条全是假的,我夫妇二人从未向其借过钱并出具借条,借条上的签名全部为崔云惕伪造。
      另外,崔云惕有非法放高利贷之嫌。据了解,崔云惕为很多用钱人(包括公司)联系资金并负责担保,从中赚取远超国家规定的高额利益。与我公司相关的业务有三笔:第一笔为借崔维慎100万元,加上非法高额利息后变成160万;第二笔为借刘学远30万元,加上非法高额利息后变成48万;第三笔为借蒋永俊20万,担保人崔云惕直接截留“砍头息”10万,我实际只收到10万元(这笔借款有故事,暂不表述)。
      2、齐新国串通王峰向公安机关所提交的证据亦是假的,我们与齐新国没有债务关系。
      (2)齐新国本人于2017年6月(诱骗我签字当月),私下伙同王峰(时任公司小会计,与齐新国有接触关联)专门注册了“淄博鑫塑管业有限公司”(公司股东为齐新国、刘学远、崔云惕、陈长艾)。在对公安机关陈述中,称是我们委托他们注册的公司,这纯属胡编乱造,目的为了推脱刑责,掩盖骗取掠夺我公司资产的行为。王峰可能受齐新国的利益诱使,便与其串通编造提供伪证和假口述。另外,其注册公司也存在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房屋租赁合同是造假的;二是伪造沂源县悦庄镇赵家峪村村委会公章,私自刻用;三是在陈长艾本人不知情情况下,伪造陈长艾的身份证和签字并使用,从而进性犯罪勾当;四是注册资金是虚构的。
      综上,正是由于公安机关采信崔云惕、齐新国串通王峰提供大量假证据、假证明、假口供,决定不予立案。崔云惕等人涉嫌构成伪造公章、使用公章和伪造、使用公民身份证罪和防碍公务执法罪。
      1、伪造股东会会议纪要。2018年6、7月左右,崔云惕、齐新国找我丈夫谈过合作生产事宜,并哄骗其签过一次字,但内容与事实不符。其他所有他们所谓的“股东会”以及提供的股东会会议纪要,我夫妻二人均未曾参加、未签过任何字,更不知道具体内容。崔云惕、齐新国等人向公安机关提供的所有关于股东会相关的证据均属非法伪造。
      虚假的股权转让协议
      3、《顶账协议》中设备明细清单造假。协议中“设备明细表”是齐新国、王峰利用工作之便窃取我公司设备统计的数据资料,进行造假、拼凑,并伪造了我夫妇二人的签名。
      1、 到底是谁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子如此嚣张?又是谁在背后给他们撑腰?
      3、 正式有效合法证据不采纳,伪造非法证据不排除却直接采信,办案民警如此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偏袒庇护、罔顾事实,是何居心?难道存在利益勾结吗?
      5、 党的十八大后,全面依法治国,发生如此恶劣且社会形象极大和极具破坏力的系列案件得不到及时公正处理,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严重受损,办案人员的政治觉悟何在?良心被狗吃了吗?
      7、 在法治国家凡是涉及民事纠纷,均应通过行政调解或民事诉讼解决,但强抢硬毁违法行为怎么能够在执法人员眼皮子地下得逞?
      希望并呼吁广大良知媒体及正义律师监督参与,我们将对深藏在崔云惕团伙背后的“琴瑟琵琶、魑魅魍魉”分子进行适时爆料、揭发,也希望全国其他兄弟企业在今后的经营过程能遵纪守法,提高警惕,小心被不法分子设计陷害。希望纪监委、政法委等重点关注少数小县城人情网、关系网大于“规则”的现象和危害党和政府公信力的现象。同时,也感谢具有良知和正义的政法人员对我们的提醒和帮助。恳请政法机关对肆意践踏法律,寻衅滋事,扰乱市场经济主体的个人、单位及幕后保护伞予以打击严惩。我们决心誓死也要一个说法。
      受害单位:沂源塑阳管业有限公司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five × 1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