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时事新闻眼:
      艾滋病人结婚报道之读后感
       今天的成都商报大家都看到了,A15的“特别报道”专栏的醒目标题是:《同染艾滋 他们结婚了》,标题有点耸人眼球喔。文章对“昨日全国首对艾滋病毒感染者在资中公民镇举行婚礼”,报道是正面的,也体现了某种温情脉脉的“人文关怀”。不过,透过这篇报道,多事的我有了一些感想:
       一、“编前”部分说,“在一些人看来艾滋病既属于一种‘超级绝症’,又是一种‘烈性传染病’,更是一种‘道德病’......艾滋病是可怕的,艾滋病的流行会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但艾滋病人是不可怕的。我们应当有能力区分对待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
       ---“我们应当有能力区分对待艾滋病和艾滋病人的态度”:是一种什么态度?如何区分? 顺带说一句,这句话很拗口。“有能力区分......态度”,什么意思。
       二、通过记者的叙述,我看到的是资中公民镇以至资中整个地区的艾滋病患情的严重程度,一点没有感受到的“同染艾滋他们结婚”的喜庆与欣慰,更多的是沉重。在“交代恋爱史”小节里,说:“在王代英的丈夫最后的日子里,同是艾滋病感染者的曹学良帮她照顾丈夫,萌生爱意。”,普通人看到这津津乐道而出的恋爱缘起,恐怕会倒吸一口冷气。再看:“1996年王代英的丈夫在河南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同年她也被丈夫传染上了艾滋病。”,一出悲剧上演了,而记者说来如信手拈花一般;再看:“去年7月,王代英的丈夫发病,她衣不解带地照顾丈夫两个多月。在丈夫最后的日子里,同是艾滋病感染者的曹学良帮已经身心疲惫的王代英照顾丈夫。在帮忙照顾王夫一个月的时间里,勤快麻利的王代英赢得了曹学良的好感。”,接着看:“1996年与王代英丈夫同在河南卖血的他也被查出感染上了艾滋病......”,资中这个地方怎么了?这还不算,下面还有:“为了撮合这对有情人,7月12日晚上,同是艾滋病感染者的李孝春(天哪,又一个,这是第四个AIDS感染者了!难道这儿是艾滋村落?)将两人请到自己家中......”。
        三、这篇报道在文中有一段“在这个贫穷的小村子里,人与人之间的宽容和浓浓的人情味儿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我却被下一节“女儿痛哭”所震动,并以为这是这篇报道唯一的亮点,这是残忍的真实。艾滋贻害社会、家庭之深,远大过个人,远超过我们的想像!
       四、这篇正面报道其实隐含着至少两个大的新闻眼:第一,资中这个镇这个村庄,一篇婚礼报道便牵出至少四个艾滋患者,从记者叙述的字里行间,我隐隐感到婚礼发生地是一个危险地带,特别是对不懂艾滋防护的普通人而言!因此,我要对写这篇报道的商报记者说:资中当地政府是不会感谢你的这篇文章的,是你一不小心暴露了那个地方的可怕。资中是否存在艾滋村/镇、情形如何、有什么影响?这个新闻眼的价值远远大过一篇艾滋病人的婚礼报道。第二,新娘王代英前夫在河南卖血(看清楚了是“卖血”)时染了艾滋,新郎曹学良1996年同在河南卖血(看清楚了还是“卖血”)也被查出感染上了艾滋,同是艾滋感染者的李孝春则染病原因未说明,新娘则由前夫传染。可见,资中当地人到河南卖血谋生而不幸染上艾滋的情形并非个别!什么原因?两地政府如何管治的?这是第二个新闻眼。来个“新闻调查”一番,弄不好又是一篇大新闻。
        五、还想说一说“专家点评”的专家(省中英项目办技术合作官员张建新教授)观点:“两人的结合体现了人文关怀(这个词儿真是个好东东,大家都喜欢拣来用一下显示悲天悯人的高尚情怀),不准艾滋病感染者结婚表面上保护大众的健康,其实危害更大,这意味着对艾滋病感染者还存在着歧视。”张教授没有说为什么其实危害更大?艾滋知识浅陋的我也想问一句:如果两个艾滋男女结婚,如生育子女,会怎么样?
        六、还好,最后,“相关法律”的链接里说:“我国婚姻法规定,只有“患上医学上不适合结婚的病种”的人才不能结婚,而艾滋病不在此列。”我担心的是制定此法时艾滋病还远没到如今谈之色变的时候吧;好啦,不要杞人忧天,“1999年4月20日,卫生部《关于艾滋病人应暂缓结婚》,而艾滋病毒感染者若结婚,应该接受医学咨询,婚后采取有效措施。”最后问一下:本文中的新郎新娘接受“医学咨询”了吗?婚后该采取什么样的“有效措施”?
       我想,凡是看过去年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艾滋病人小路》的人,都会对这个由A、I、D、S四个字母组成的疾病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感觉的,那是恐怖、无助、挣扎终至绝望、毁灭混杂的感觉,不是吗。商报这篇报道,不会是为艾滋正名吧?我想不会的,这不应该是作者的本意。
        一篇两三千字的报道,我苛求它太多了,对你说声sorry,成都商报。记者编辑辛苦了,不管怎么样,凭着可宝贵的人文情怀,在这大热的天跑这么多路,做了这番这还算得上有些人类良知的报道。比起你们早些时候炒糊了的那一大堆对那个想出位想疯了的周x的狗shi垃圾报道,已经非常积德了。不愧成都第一媒体,风采逼人啊,谢谢,谢谢,三颗药(Thank you)。
      
      03.08.02于成都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4 + 19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