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壳上市内幕

      我在天涯文学写作《借壳上市之投资总监手记》,真实记录上市运作过程,毫无虚构,对股市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一探究竟。
      从90年代参加工作开始,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革,一大批民营企业从草莽中崛起,成为市场经济中的重要力量,其中的佼佼者已经扩张到令人不可思议的规模。我参与运作的就是这样一家位于长三角的巨型企业,凭借在政商两界的优势,收购了一家质地不错的国资控股上市公司,实现了借壳上市,财富增值百亿。其中的一些操作方式,充分反映了民企野蛮生长的状况,我作为投资总监经历了整个过程,在写作中我力求把所有的细节都描写出来,原汁原味反映其中的人和事。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次运作也一样,有正面的,也有阴暗面,对此我没有回避,不去作什么修饰,力求真实。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些地方、公司、人物都使用了化名。

      01
      2017年春节刚过,大多数人还没有从长假的节奏中恢复过来,努力从闲适的状态向紧张的工作模式切换。我在苏城市北郊的一家色母粒企业已经工作了五个月了,情绪有些低落。从一家全国前十强的民营企业跳槽到这家小公司担任财务总监,运作IPO,很快就发现这家企业的运作难度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进展很艰难。
      公司在中国色母粒行业排名第一,2016年销售近5个亿,净利润5千多万,17年还有望继续增长,能达到上市的标准了。但公司有一个大问题,很奇葩,厂区土地前几年被所属区政府改成了林业用地,而且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就面临着重新选址、建厂房、搬迁。最乐观的预计,要到19年才能向证监会申报材料了。
      家在苏城市吴兴区,每天上班开车一个多小时,穿过整个苏城市老城区,东环路拥挤不堪的车流,一个接一个无穷无尽的红绿灯,一想起就觉得是个负担。虽然公司有宿舍,但我基本不住,觉得人应该时不时有个空间上的转换,工作与生活保持平衡,不然一天到晚在工厂里,太苦逼了。
      他们之所以联系我,是因为我做过几年的上市公司财务总监,又在一家和他们同行业的集团担任过石油炼化公司的财务总监,规模要比胜宏大几倍。现在胜宏集团也在准备上市,并且在天港市投资石油炼化项目,需要找有上市公司和石化行业背景的人。像胜宏这样的传统民企,财务重要岗位都是内部解决,如果不是逼急了,不会到外部找人的。
      02
      和人事总监见了面,总监姓刘,长得胖嘟嘟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主管整个胜宏集团的人事工作,但长期驻扎在天港,说话很直爽:“你以前在这么大公司做财务总监,不是很牛掰,怎么不做啦。”
      他哈哈一笑,表示理解。对我以前的工作经历他很认可,希望我能来,“我们现在招的职位虽然是财务副总监,其实和财务总监算不上是上下级关系,主抓上市和融资一块,是相互商量的。”谈及胜宏,他显得志得意满:“吴兴区集团那边我不敢说,二十多年的历史,牛鬼蛇神很多,天港这里是运作规范的,没有一般民营企业的问题,我挖了好多专业人才,你来的话大可以放心。”又道:“今天不巧,老板不在,我会尽快安排老板和你在吴兴总部见面。”接下来,我和天港公司的财务总监也聊了聊,这位财务总监是吴兴派过来的,和我一样都是吴兴人,大家聊得很愉快。
      事情却是在我和财务总监聊天的时候出现了转机,聊到一半的时候,我手机响了,一看,是我一个做金融的朋友打过来的,接通后,他很神秘的说:“现在说话方不方便。”我和财务总监示意了一下,走到办公室外,“方便,你说。”道:“我正在胜宏集团,他们的集团副总裁蒙总,也就是财务总监,和我说起他要找一个能做资本运作的人,我推荐了你,你什么时候来和他见个面。”
      “不是一回事,集团这边找的是在总部做上市的人,级别要高。”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冥冥之中注定似的,看来胜宏集团是去定了,但不会是在天港。打定主意后,我回到财务总监办公室,不动声色,继续聊了会,又去和人事总监打了个招呼,就离开天港了。
      回到吴兴后,我向朋友要了集团副总裁的电话号码,跟他约了见面的时间。胜宏集团总部位于吴兴区盛湖镇,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我星期一向公司请了假,赶到胜宏集团。
      步入两座大厦之间的大堂,两层楼高,上面是玻璃顶,积了不少灰尘,看来很久没清洗了。中间是连接两座大厦的一座天桥,天桥底下摆着一只硕大的清花瓷碗,有一人高,碗上绘着丝绸之路的图案,寓意着集团从事的纺织行业。大厅左边是前台,后面站着的一位女子,姿色不敢恭维,像个村姑。
      在会议室里遇到一位年轻的女士,自我介绍不是公司的员工,是在苏城开人力资源公司的,胜宏财务部请他们专门做财务方面人事的规划,我给了她我的简历,她按照我简历上的工作经历问了我一些问题。我曾经有十多年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经验,做中介服务算是她的老前辈了,沟通自然不成问题,只是觉得财务部还要聘用外部中介外管人,这倒很少见的。我做财务总监的时候,人事都是我自己解决的,包括聘用财务经理,子公司财务负责人。
      他说的很直接:“我们一直想找一个做资本运作的人,集团虽然规模很大,但财务专业人才不多,搞资本运作更没有人,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上市的原因。现在同行业大企业基本都上市了,去年最大的竞争对手借壳上市成功了,公司压力很大。我是不大想找外地人,正好你朋友提起你,我觉得蛮好,既然是熟人,我们也不用作什么调查了。”
      “这事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天港招的是石化财务副总监,他们可以继续招,你到我这边,我会把整个集团资本运作的事交给你,天港那边你也要管的。老板过一两天会回公司,我到时安排你和他见面。”
      没几天蒙总就通知我,让我来集团见面。无论是人事总监还是副总裁,和他们见面我都是很平和,但要见老板,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压力。这位苗水根,是苏城排名前三的富豪,整个A省也在前十,在民营企业届,是一号赫赫有名的人物。
      秘书是一个干练的轻小伙子,见我进来,就对我说:“是金总吧,老板在等你”,示意我向里面的办公室走。我到门口,礼貌起见,敲了敲开在一边的门,听到一个声音:“进来。”走了进去,办公室很大,近门处是一张会议桌,围着十来张椅子,再往前是沙发茶几,应该是会客区,左手面一个大的区域,当中一张大班桌,整个办公室风格偏老式,红木的护墙板,米色地毯,低调不张扬。
      见面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左右,最后苗老板冒出一句:“公司缺一个董秘。”这与蒙总讲的有些出入,我就坦诚道:“董秘是非常需要沟通能力的人,我自己觉得并非是八面玲珑,是以专业为主的,如果我做董秘的话,恐怕成不了太出色的董秘”。他想了想:“我和蒙总商量一下,到时给你答复”。
      然而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复杂,在我还没开车到色母粒公司的时候,蒙总打电话来:“老板同意了,集团会设立一个新的部门,证券投资部,你当总监,负责整个集团的资本运作。”他让我尽快办妥原来公司的离职手续,过来上班。我听了很是高兴,连忙说好。
      真的定下来要走了,心里涌上来一丝愧疚,色母粒公司的老板是个不错的人,当初我提的条件是一口答应,这几个月对我也是十分倚重。我写了一份简短的辞职信,来到他办公室,把我要走的情况告诉了他。看得出,他有些惊诧,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要是其他的企业,我会想办法挽留你,但是胜宏的话,我就不耽误你前程了。”他心里清楚,我这几个月做了不少事,协助他换了券商,理顺了财务核算,制定了很多制度,因此又客气道:“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有空来坐坐。”“一定一定。”
      05
      在家里休息了一天,就去胜宏办理入职手续。
      蒙总还是让中介公司的女士接待了我,签了合同,配了一部华为手机,把一盒印好的名片也给了我,有职位,有联系方式,效率真是很高。
      一个简单的见面后,四位财务老总就各自去忙了。蒙总又叫来了一位小姑娘,个子不高,长的挺机灵的,蒙总说到:“这是小周,以后就是你的助理了。”
      和助理共用一间办公室,我感觉有些不习惯,以前我都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现在两个人,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又一想,把一个重要部门交了给我,旁边安排个人算是监督的吧。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19 + 7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