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扫黄越扫越多”的几个解释文本

    为什么“扫黄越扫越多”的几个解释文本
      
      这不代表我同意文章观点。
      
      ------
      
         
         
         
      (中新网2004年08月04日电)
      男多女少的现实,使部分男青年无法获得性伴侣,造成长期性饥渴。怎么办?
      ==========================
      本文2:日益增加的长期流动人口增加嫖客源
      引录文章.题:外出务工人群越来越多
      越来越开放的社会,造成劳动力高度流动(这是历史进步历史必然)。
      这样的单身男人,目前数以几千万,而且会越来越多。
      后果同上,不过,相对上一批人群,他们用嫖娼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更大,而用强奸的可能性较少。
      由以上二文联想到:对娼妓业可以说出许多不对来。不过,也有一个好处,可以大大减少性犯罪(强奸与因强奸而杀人),使社会更安全点。
      
      
      
        性权利的不平等是一种客观存在,高官显贵、富商巨贾的身边珠环翠绕、美女如云,而草民百姓则只能找相貌平庸的女子勉强凑合,至于偏僻农村的贫苦农民则是一辈子能否讨到老婆都属未知之数,这种不平等几千年来也没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豪门权贵自然可以采尽天下名花,然而升斗小民却也有爱美之心。贫贱之辈对于美女淑媛心向往之,幻想饱餐秀色、一亲芳泽难道有错吗?难道是罪过吗?当然不应该是。在过去,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穷乡僻壤的农民恐怕一辈子都没见过真正的美女,美女应该是什么样,他们连想像都想像不出来。
        现在好了,随着科学的发展,出现了照片,出现了录影带,出现了影碟,出现了互联网。伴随着这些高科技产品,色情产业蓬勃发展了起来。现在,即使是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也能借助现代科技手段,饱览天下美女,连其隐秘之处都能一览无余,比起百年前的穷鬼祖先们真是不知“幸福”了几百倍!
        这些色情产品的出现应该说是社会有了点“进步”,虽然,性权利的不平等依然存在,但这些色情产品却给予了弱势群体们一种补偿,起码是心理上的一种补偿,使得穷人与富人在这方面接近了一些。
        然而,在中国,却有“扫黄”。“扫黄“是冲着哪些人来的?是冲着低贱草民来的。高官大款们是不屑于看黄色影碟、上黄色网站的,他们的身边自有超级美女真身显现。只有低贱草民才会通过看黄碟、上黄网来过乾瘾,聊以自慰,而“扫黄”实际上就是在剥夺他们过乾瘾的权利。
        难道不是这样吗?咱们看现在一些高官大款,他们在性这方面,哪个不是为所欲为。那些被抓出来的贪官,哪个身边没有情妇;那些趾高气扬的大款,哪个身边没有小蜜。还有那娱乐圈中深不见底的黑幕,那些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各路名人,听说某高官之子身边的明星女友常换常新;某些大款有好几个世界小姐级的情人。这些人的这些行为难道不淫秽,难道不色情?
        但是这些事都没人管,没人去“扫黄”,那些贪官没有一个是单纯因为搞女人而犯事的,大款们找小蜜更是见惯不怪。相反到是有人在讲他们的权利,讲他们的隐私权,讲他们受到这个法那个法的保护。
        只是平民百姓看点黄碟上上黄网可就罪该万死了,又是败坏了社会风气,又是毒害了未成年人,种种罪过,都要这些小民承担。警察大爷们也会破门而入,将你抓到局子里去,拘留、罚款、忏悔。一些人民警察们经常以扫黄的名义创收、发奖金。
        有钱有势的人可以占尽天下美女,为所欲为;草民百姓却必须守着黄脸婆安分守己,不许对美女有任何非分之想,我想这就是中国“扫黄”的本质之所在,这是在维护延续了几千年的在性权力上的不平等。我想你们可能认为我有些偏激。
        在西方发达国家,美女明星们往往先在银幕上宽衣解带,让老百姓看够了才扎进大款的怀抱,这也算较为平等。而在中国,在“扫黄”的保护下,美女们冰清玉洁、一尘不染地就被大款们接收了,难道社会是在保护大款们的“初夜权”吗?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信哉!(作者:辣眼时)
      『天涯时空』有意思:性权力不平等导致’扫黄’越扫越黄 作者:飘在风中的人
        
      点评:
      康熙曾下诏,禁止官员入妓院,禁止民间刻印传播“淫书淫画”。想起他后宫占有几千美女,并且为确保这些美女的独占权还阉割了几千男人的性器官(太监)。我笑了。
      现在,有贵官名人大盖帽们大声疾呼要狠狠扫黄,让百姓们脱离低级趣味。想起他们“白天乘着车子转、中午围着盘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的拥抱小蜜的浪漫生涯,我笑了。
      
      --------------------
      
      
      我马上又想到国内:
      那么,最先开始,就从直接看得见的收益谈起,即握有权力的人在打击卖淫活动中所获得的收益。
      预算外收入有个特点,就是游离在监督之外。在一般情况下,这笔钱都是通过公关机关与当地财政“分成”的方式来处理,当然有的地方会来一个什么掩人耳目的“收支两条线”之类的把戏。这部份钱大部份作为机关人员的福利,也有小部份做为办案经费。虽然我对公安腹诽的时候非常多,但也不得不承认,大部份县,乡两级上的公安,除了工资由财政划拔,其余经费则由其自筹自支。卖淫嫖娼罚款很重的,在本地行情平均五千/人,这是有法可依的,即〈行政治安管理条例〉。本县公安局新建办公大楼建成时,曾有人戏言:“小姐出钱,警察享受。”更有仿马克思语道:“当公安新大楼来到人世间,每块砖头上都挂着罚款单和其它肮脏的东西。”
      至于其他部门的,比如说,工商部门的工商管理费,卫生部门要健康证,劳动部门要上岗证,如果是按摩一类的,还要技术等级资格证,文化部门要娱乐事业经营许可证等等。中国的多头管理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最有趣的要属“文化部门”了。本来文化部门本是一个“清水衙门”,应该是很“清高”的,没有想到居然插手最为肮脏的色情事业,真是斯文扫地,但凭借“笑贫不笑娼”的传统,文化部门很快借此“牛逼”了起来。
      然后再来分析一下摆不上台面的。卖淫嫖娼被抓者,一般都顾及面子,希望息事宁人,所以拿到打的白条,甚至白条也不打也不能吭气。不怕丢面子的人,就用劳动教养来威胁。私分罚款的事情是很普遍的,大家都心照不宣,上面也睁只眼闭之眼――只要能完成罚款任务就可以了,其余的都当是提高大家工作积极性的经济刺激了。
      那么,很明显,这样就造成两个市场进入的壁垒,一个是成本壁垒,即要花钱应付各种各样开支,摆平管理者,第二,就是行政壁垒,即卖淫非法。接下来就很好理解了,花了代价的色情从业人员,是坚决反对卖淫合法化的。而收了保护费的管理者,也必须尽到自已的义务,打击其它从业者。
      
      一个相当重要的事实,即,在卖淫非法化的同时,并没有带来相关的道德风气的改善,反倒越演越烈。如果说,卖淫合法化带来的是生活家庭道德上的败坏,那么卖淫非法化同时还带来了党风,政风,警风,民风等社会风气全方位的堕落。
      卖淫非法化除了权力阻隔之外,还是有一部份群众基础的,当然要把那些不为名不为利纯粹要求道德净化的人剔除出去,因为跟这些人扯不清楚。我要说的,是从卖淫非法化中得到额外收益的非管理者。
      因此,色情行业在非法化的情况下,纯粹官与商之间的利益博奕,在这个过程当中,官在博奕中处于有利位置,因为其掌控有合法伤害权。但是对商而言,这种不平等的地位因为有黑社会的出现而得到改善。色情业与黑社会的勾结源渊流长,无一例外都是在寻求与官方博奕所需要的对等伤害权。如果色情业最终走向合法化,那么黑社会在色情业中的作用,就会打一个大大的折扣,同时,由于色情业垄断终结,黑社会能从中获得的收益也会得到减少。考虑到黑社会为许多家境贫寒的青少年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所以,黑社会是卖淫非法化的第二个群众基础。
      在中国,有句话叫做“笑贫不笑娼”,就很好的道出了中国普通老百姓对于妓女的一种酸溜溜的态度。妓女在中国受到批判,并非完全是道德上的原因,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妓女是作为一种奢侈品而存在,而并非做为社会底层的受难者而存在。妓女在经济上的高人一等,才是中国民众对妓女更深恶痛绝的原因所在――这即是卖淫非法化之功效。在中国封建社会,官吏们的合法伤害权比现在更大,于是才造就了如李师师,柳如是这样的才貌俱佳的大奢侈品出来。就像库尔尼科娃所说的那样:“我就像价格昂贵的法国菜单,对大多数人而言,只能看看罢了。”
      以上所有观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湖南在线观点
      点评:
      有些观点如用“利益驱动原理”解释倒是一个新角度。
      =======================================
      文本5:性立法很不规范
      引录文章.题:警方扫黄的自由裁量权太大
      《专家吁吁“性立法”》(中新社上海2004年8月22日电)。
      
      如报载某省扫黄,某市抓了个嫖娼者,判劳教半年,另一市抓了个嫖娼者,判行政拘留十五天(参考消息2004.8.21-8版《一港警在深圳涉嫌嫖妓被拘留》)。因为这两件事正好同时见报,所以予人印象较深。
      
      
      
      严厉禁止卖淫、嫖宿暗娼以及介绍或者容留卖淫、嫖宿暗娼,违者处十五日以下拘留、警告、责令具结悔过或者依照规定实行劳动教养,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请看明白,如果违了这条法,警方对你的处罚,最轻是警告,最重是罚款五千元并处劳教(劳教最高期限为二年)。也即说,警察高抬贵手,骂你几句也就算了。警察要存心收拾你,拘你(劳教也是变相徒刑)二年也合法。这其中差别也太悬殊了吧。我想这可能是中国最有弹性的法规了。也是最不严肃的法规了。
      嫖娼当然应该打击,但打击要循章法,而章法本身还要规范。显然,以上问题出在章法不规范上----
      
      对社会而言: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太大,造成章法不统一不明确。这样,对外易授人以柄,对内则难以服众。一句话--损害了社会公正形象。
      对民众而言: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过大,也给被管理的民众带来易受执法者“合法伤害权”的潜在威胁。
      “合法伤害权”是吴思先生《潜规则》书中术语。大意:古代社会,官吏判案的自由裁量权很大,“官断十条路”,从重从轻由他说了算,而且都合法。于是他可以用合法手段伤害不听命的不行贿的民众,迫使民众做冤大头,迫使社会腐败。
      近几年有许多学者提出一种批评:
      按照当代法治精神,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属于严重的处罚,应由法院判决。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的“劳教”,却由警方一家就说了算。这也是违宪的。
      
      
      
      至于具体的执行者(警察),自然更乐意,这种执法方式,不正当的警察可利用“合法伤害权”捞得许多额外好处。正当的警察起码可体验到执法工作的权威感,消遣性。
      
      
      因素一:如前所述,被视为失去正当性的处罚。处理一个,得罪一个。处理多少,得罪多少。
      因素三:所谓“扫黄”,不是与特定敌人作斗争而是与人性弱点作斗争。特定敌人是可以彻底歼灭的,人性弱点是不可能消除的。被处理者的队伍,有如潮水,每朵浪花都不堪一击,但千千万万浪花组成的潮水,却是滚滚而来源源不绝,甚至可能越来越多。
      
      
      ============================================
      文本6:城乡壁垒松动,贫富差距造成进城潮提供了小姐来源
      引录文章.题:足浴女的天堂之路与代价无限
        疲劳之极和一个朋友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足浴房做足疗,这位朋友和承包足浴房的老板比较熟悉,自然找来的足浴女也是技术好,脸蛋好,身材好,语言美的足浴小妹,温足,浴足,按摩,烫足结束,我们多少有些失望,失望什么呢?
        这位足浴店的老板一脸委屈,他说不是我不想给你们好的小姐,实在是现在身材好的脸蛋好的技术好的看着舒服的,不可能留住,你们也知道,这个地方私营企业发达,暴发户多,这些老板们经常来这里足浴,出手也很大方,技术好,他们能看上眼的,一般的几百元的小费,是经常的有,甚至有过成千或两万块钱的小费的。
        老板一脸的委屈,大哥,你也认识咱们餐饮部经理的张经理,你问问他,上次他们招来的那些长得比较好看的服务员还在吗?都不在了。
        很多老板来吃饭,看上他们了,一次两次熟了后,三次,她们就跟那些个爆发户老板走了。
        基本上差不多的。许多刚刚从农村出来的女孩子,17、8岁,(给我们服务的足浴小妹,三个人根本没有超过20岁的)哪见过那么多的钱,老板们一出手小费给了一两万,都傻了,再加上老板们的说辞,两次以后,就跟老板们走了,老板们也乐得抱养这些人,因为她们做得是很正规的足浴,很干净的,而且很有技术。
        我们又休息了一会,再让这些女孩子进来后,大家在一起聊天,我再试探着说一些金钱和包养的话后,这些足浴小妹们,从言语里流露出来的,是特羡慕那些被老板带走的姐姐们,给我做足浴的小妹,她的以前的师傅现在已被一位老板包养,她的语言里特羡慕她,好象她的师傅现在过的是天堂般的生活,至少不用象我这样,手指节磨出老茧,(她将手指弓起来给我看,因为经常用指关节为客人按摩,指关节的老茧很厚)。后来,她的师傅给她打电话说,那简直是天堂般的生活。
        一位有良知的经济学家在一份调查报告中分析道,在部分农村,因为贫穷,或是超生,孩子没法读进高等教育,当家长把孩子养大后,孩子却不安心务农,总想着跑到城里去,一大批女孩子进城,做着城里人不愿做的而工作入门门坎低的工作,而付出的却是青春的代价,这些人就像煤的燃烧一样,在父母亲的抚养下,在农村水土的滋润下,有了无限的青春,而她们只能拿这个青春去换取一个所谓的天堂之路,付出了代价。
      『天涯杂谈』足浴女的天堂之路与代价无限 作者:驿站飞尘 提交日期:2004-8-20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9 − 1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