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对自己狠一点-大学生毕业后创业历程分享,内容有点长有点长

      今天
      写首诗
      我写了
      张阳光在床上辗转反侧,床都快被他翻塌了。已捆在身上的被让他一脚踢开,没给舍友任何提醒,霹雳扑通从床上跑下来,坐到床下书桌前。
      在阳光长舒了一口气后,乔志鑫走到垃圾桶周围,心疼的拾起那些没写几个字的纸团,通通扔到垃圾桶里。
      没有啊。阳光手心向外翻,用食指向上推了推眼镜说道。
      阳光这一写,竟写出了他这辈子无数诗中最成功的一首。在以后,无论面对成功、高兴、喜悦、激昂、澎湃还是骄傲、自卑、失败,郁闷、低落……只有这首,最能形容他任何时刻的任何心情。他没理会志鑫的话,哈哈大笑起来,吓得室友每人一跳。他总是狠狠折服于自己的才气,并深深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结课了,个别同学已经在找工作,大部分男同学还像要把毕生精力都投入到游戏事业的样子,殚精竭虑、废寝忘食地奋斗在网游第一线上。阳光内心里对这些人总是看不上眼,寻思二十好几的人了,没有追求也得有点最起码的担当吧!整个专业三百多人,除了女生还是三百多人,没看见哪个老爷们玩游戏能养活自己,更别说以后支撑一个家了。
      多年以后阳光回忆当初的自己,想想也是,谁没傻逼过。身边的朋友都说他足够自信,在大谈心态的年代,同年龄的人都没人意识到,是有多无知才能如此无畏。在很多人迷茫的时候,总是有方向,只不过方向一直在改变。直到阳光发现了自己的项目,他奋斗的方向定了,人生方向也变了。
      阳光回想那年大一开学,正值夏末。四个人刚在宿舍聚齐,阳光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咱屋有人打呼噜吗?田锋说:我有时候打,有时候不打。张文说我也是。乔志鑫是个胖子,脖子上全是褶,每道褶之间似有能搓下来的泥,他挺着大粗脖子,泥条在肉褶间颤抖,说道:我也是有时候打,我爸我妈都说我打呼噜声音非常小。当晚阳光就感叹,乔胖子的爸妈是有多爱他。
      如今阳光双手交叉置于脑后,仰面躺在床上。老大田锋前几天吃完散伙饭就走了,在那被无数人洒过无数次泪水的站台,看老大最后一眼时,阳光只说了一句今日一别,来日方长。保重!低头颔首,双手抱拳。本已眼含热泪的老二老三顿感置身于林间小路,林内群鸟四起,一阵旋风,萧萧落叶,老大此时应该整理下腰间的片刀,甩起放在地上的行囊,消失于那红晚霞与黑土地相融一线之处。可田锋只是挤出一点笑容,表情好似那就要削发为僧前看破红尘的小僧,良时已到,说你们都回去吧。
      而此刻老二张文老三乔志鑫如开学那天一样在收拾东西,阳光顺着床边的窗户望出去,一如当初。夏季初至,好像要在整个校园铺展开,风里夹着草香。星星点点拖着行李的毕业生,浑于种种难描难绘的清新味道之中,恍如昨日。只不过报到时8月末,现今6月初。未近秋天,叶不黄、风不凉,似乎能少点伤感。
      阳光家庭条件也还算不错。父亲张富强开了个粮食加工的厂子,还借此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小小企业家,大米以批发、代加工为主,销往全国各地。从小学到高中毕业,阳光手里相对同学来说一直比较宽裕,他也向来仗义,谁有困难只要他能帮得上的都没问题,隔三差五的去ktv唱个歌,给同学过个生日,可也有断流的时候。
      蓝辰逸是阳光高中三年的同学,兼一年多同桌。帅得简直像偶像剧中的男主角从电视里跳出来了。但在他身上看不见华而不实的东西,这一点颇受阳光欣赏。头脑灵活,做事理性,条理清晰等特质都让阳光一见倾心。当初两个小伙一见钟情、相见恨晚,多少个夜晚剪烛西窗,谈天地、话未来,向宿舍楼下扔啤酒瓶子无数。无数个夜晚,整个校园回荡啤酒瓶子匝地的声音,表达出他俩必携手干一番大事的决心!
      高中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如今大学都要毕业了。最近,宿舍里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阳光的笑容并不像以往那么透明,似有多少事情隐藏在爽朗的笑声身后。这不淡定与毕业似无太大关系。在这本该因散伙而伤感的季节,阳光更多的是烦躁不安。这烦躁也并非毫无缘由,在这几个月,阳光经常能接到家里的电话,有时话说得激烈,他就会听着电话去阳台上僻静的地方。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five × two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