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亿美元的警示:跨国财务漏洞及预警[漏洞管理连载

    中国企业海外欠款高达1000亿美元的警示:跨国财务漏洞及预警[漏洞管理连载之八]
      
      四川长虹曾经是中国股市的一盏明灯 ,1996、1997年的股票走势简直是牛气冲天,到了2002年,股价虽不复当年之勇,但在海外业务的拓展上却连创新高,全年在美国卖出各类彩电320余万台,据说圣诞节促销日一天就卖出去40万台,相对美国的家庭总数,这个销售数据完全可以称得上奇迹。然而到了2004年年末,长虹突然爆出猛料:其在美国的代理商季龙粉涉嫌诈骗,销往美国的产品有40多亿的货款收不回来。正是由于我国上市公司长虹信用管理的缺失,才会被其美国的经销商APEX公司拖欠货款40亿元长达两年之多,最终导致巨额亏损。
      
      我们在面对中国企业所造成的暂时“奇迹”时,必须清醒的意识到其所面临的潜在跨国风险。据央行有关数据显示,2001年,我国对外贸易累计逾期未收回金额已超过200亿美元,2003年出口额逾期未收回贷款有175.32亿美元。2004年,我国进出口总额历史性地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成为继美国、德国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贸易大国,但同时也看到,中国企业海外业务欠款额也大幅上升,到2005年年初,海外欠账总额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这个数额相当于2004年中国出口总额的1/5,全国GDP的1/13,而且每年还会新增150亿美元左右。据国家信息中心有关资料显示,从目前被欠企业的欠款时间分析,这些逾期未收境外账款中,拖欠三年以上的占10%,拖欠一年至三年的占30%,半年至一年的占25%,半年以内的占35%。在发达国家,企业应收帐款的合理期限一般是3一6个月,超过这个期限就作为坏帐处理。据美国商法联盟调查显示,当逾期一个月时,追账成功率为93.8%,当逾期半年时,成功率降到57.8%,当逾期两年左右时,成功率只有13.5% 。
      二、高额海外欠款背后的警示
      另外,也有人认为,企业缺乏外部的信用服务体系,既没有专门的信用法规和明确的主管部门,也没有成立信用管理行业自律组织,整个信用服务业基本处于自发状态。并指出,虽然金融系统正在筹建联网信用监管体系,但对涉外业务可能不起多大作用。笔者则认为这些观点仅仅是点出了一些表面现象,深层次的原因需要更进一步的研究。我们接下来进一步研究海外经营过程中的各种管理漏洞。
      通过笔者分析,如图9―1 所示,在这个基本流程图中,处处都存在海外经营管理漏洞,但A、B、C、D四处程序是最容易产生海外经营管理漏洞的地方。在程序A处,容易引发开证行与外国企业合谋,也就是说,开证行可以签发一份假的外国企业的资信证明来骗议付行。这里就凸显出一个问题,目前,中国海外欠款发生这么多,为什么没有让开证行来负连带责任呢?中国企业出口到国外的合法权益为什么没有受到相应的保护呢?在这样一个法律保障不健全、惩罚力度不到位的情况下,应当为那些急于出口的企业敲响一个警钟。其次,在程序B处就显示出,开证行与议付行之间互保的管理漏洞,如果开证行本身资信就不好,也就是说可能是一个很小的、没有多少信用等级的小银行,而议付行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考证和分析,就承认其所签发的信用证,那么议付行就可能到最后也没有收到开证行的付款,在这里开证行完全有可能以破产或其他名义逃避货款。在程序C上仍然会出现开证行对外国企业信用证修改问题上造假,这也就又回应了程序A上的管理漏洞。同样,在程序D上,即使中国企业拿到了有效的信用证,如果中国企业不加以认真调查,有可能最终生产的货物没有销路,而最终导致堆置。虽然有些中国企业为此在国外自建了销售渠道,设立分公司,但是,我们研究发现,这样也未能完全给中国企业一个可靠的保证,因为,由于中国企业对其海外分公司的人员监督不到位,极易导致外派人员携款潜逃。
      三、企业应增强防范外贸风险意识杜绝海外欠款
      韩家平(2005)指出,商务部力推“3+1”信用管理模式。“3”是指企业内部应建立三个不可分割的信用管理机制:前期信用管理阶段的资信调查和评估机制、中期信用管理阶段的债权保障机制、后期信用管理的应收账款管理和追收机制。其中,资信调查和评估机制从交易前期的客户筛选、评价和控制的角度避免信用风险;债权保障机制在交易中期转嫁和规避信用风险;应收账款管理和追收机制则在交易的后期密切监控账款回收,最大限度减少信用风险。“1”是指在企业内部应建立一个独立的信用管理机构(人员),全面管理企业信用赊销的各个环节 。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seventeen + 16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