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你被谁抛弃》读后感(转)

    《深圳,你被谁抛弃》读后感[转帖]
      
      
      
      
      
      
      
      
      
      
      
      
      
      
      
      
      
      
      
      
       政策出台前未充分调研,现在问题多多。派出所撤并是为增加基层警力,实际上并未解决警力倒挂问题,原来机关与基层比例为27%,现升为31%,并未解决问题,机关还可大力精简,充实第一线,撤并方案很奇怪,有的派出所一年没有几个案子保留了,案子多的派出所撤并了,但不解决办公场所,两个人一个办公台,宿舍也拿出来当办公室,所有官全保留,造成八个和尚抬水喝,将公安工资与正常上下班公务员调成一致,不考虑公安工作特殊性,危险性(香港公务员与警察工资待遇不一样,警察45岁可退休,给一笔丰厚退休金),除了造成群众办事不方便外,还搞乱了正常工作秩序,打击了广大干警积极性。
      警力与居民的比例一般国家是1∶100,深圳警察与居民的比例与发展中国家相比也是落后的,全国人口普查时,公布深圳是700多万人,平均几百人一个警察,以这么少的警力维持社会治安成现在这样,实属不易,现在还要抽调人支援城管,违反了行政管理学的一个重要原则:成立一个政府机构,必须有法定职责和完成任务相应的人力、财政保证,公安有公安法定职责,没有义务替城管、计生、国土等其他政府部门当保镖,除非将社会治安根本好转的任务也转移到城管、计生、国土等部门头上。
      4、争来了很多试点,其实也未试出个子丑寅卯来
      《南方周末》披露深圳政府机构改革试点,从去年5月一直拖到现在仍未有时间表,反映出领导们本身对这个改革不理解和抵触,事实显示,自我权力的剥夺不但是痛苦的,也是困难的,纵观世界各国,经济由一个部门管理,叫商务部或经济部,经济部门分成多个局也是中国特有的,现在欲合并成一个经济局,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无奈这么多局反对,早知如此,何必争这个试点,保留所有的局长乌纱帽好了。
      到国务院争取了开展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试,接待兄弟省市的学习,好像就试点成功了,前两天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上,有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原已集中行使处罚权的城市管理、环境保护、水务、卫生、工商、公安交通、市政管理、禽畜屠宰,房屋租赁管理等试点范围偏窄,认为文化市场管理,清理乞丐,卖花女,擦车仔、清查违法建筑、冒牌出租车载客等都应纳入试点范围,动机和建议固然好,但首先要看清一个基本事实:城管办原有的本职工作就未做好,市容卫生未搞好,打狗多年,连深圳有多少狗也不知道,群众评议机关,多次排最后一名,再加上以上试点的8个方面的任务,这一年是怎么执法的,今天查乱摆卖,明天查私宰猪,后天打假货,365天东一榔头,西一棒子,那一方面行政处罚都未做好,还是沿用运动治国方式,治理经济秩序靠他们肯定不行,一年的实践证明,城管干不了这么多事,仅就特区几万条狗,几百个城管都管不了,再加上这位人大委员建议的任务,除非城管个个变成孙悟空还差不多。
      要试点就要认真,没有这样的能力就不要去争各种试点,到头来只能成其他城市笑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规定受委托的组织要“具有熟悉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业务的工作人员”,试问现有城管执法队伍中有几个人有广东省考核后发的行政执法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处罚法还规定:“对违法行为需要进行技术鉴定的,应当有条件组织进行相应的技术检查或技术鉴定”。如对环境污染方面,城管有这方面专业人员和设备吗?不具备这些条件,其执法的合法性和水平就可想而知了,经常发生暴力抗法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
      香港有69个非常专业执法队伍,长年对各方面进行有效监管,我们这种执法看起来热闹,其实就是一阵风,等执法人员走了,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一个指头按十几个跳蚤,要能管好才怪。
      5、深圳市政府和房地产发展商的利益捆绑在一起,造成全国最高房价。南方都市报报道,深圳市政府以每平方米100多元的价格征用农民的土地。然后高价拍卖给房地产商,今年就拍出了2000元/平方米的天价,房地产商拿到地后,向政府交各种税费,有消息报道政府收的税费大约占房价的三分之一,市建设局还设了一个收钱机构,专收防空设施异地建设费,因房地产商谁也不愿建防空洞,这个机构专门收钱,没听说在哪异地建了防空洞,一旦有战争,深圳人不知往哪里躲,所以大家要明白,为什么深圳的防空演习只拉警报,不必进防空洞。这样政府和房地产商双赢,银行和消费者双输。
      6、市政府想降低的士费价格,为市民办事实,实际高的士费价格是自己造成的。
      对深圳的出租行业,市政府从未投资过一分钱,的士车、司机服装、座套、顶灯,油改气等全部司机出,(香港政府油改气给每辆的士车补贴4万港币),深圳反而从拍卖的士牌照中获利,这几亿资金将小汽车营运中心主任相继送进了监狱。一个车牌拍出80万元――90万元人民币,中标公司再转嫁到司机头上,的士费能降下来吗?车牌原来是批给小汽车出租公司的,一分钱不收,那时承租一辆的士只要五千元押金,低成本运作必然是低廉的的士费。
      7、办暂住证越改革越难办,为管理者留下巨大的寻租空间
      暂住证一年给市政府创收10个亿时,到处设点方便群众办理,今年按国家计委文件降低了收费标准,积极性全无,把办暂住证条件制定的严而又严,违反自己制定的《深圳经济特区暂住人员户口管理条例》,把计划生育、买社会保险等都加进办暂住证条件,使办理暂住证成为一次计划生育和社保工作大检查,几百万无暂住证的打工者,成为被敲诈对象,检查人员有的没收人家身份证,撕烂边防证,然后把人家作三无人员处理,让他们打电话叫熟人来出钱救出去,否则送到樟木头去。深圳经常发生来深看望子女的老人、保姆、送奶工被抓事件,深圳户籍人口几乎每人都有掏钱救人的经历。我一朋友是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研究生,在美资企业工作,一天早上7点多准备去锻炼,下楼看见正在抓三无人员,此呆子驻足观望,让一并抓去正好凑了一车人。我得到消息第二天一早8点赶到市民政局局长办公室说明原因,再赶到拘留所交了400多元钱,才把人放出来,一问在里面的待遇真令人大吃一惊,在里面往外打电话100元一次,可乐10元一瓶,食宿自理,不分男女全都睡在站台式半露天水泥地上,拿胳膊当枕头。我再晚去几分钟,他就要被赶上车去了樟木头收容所,我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抓错了人还要交钱才能出来,是否支付的是抓人辛苦费。不管是什么部门抓没有暂住证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只要交钱就放人,绝不帮办暂住证,这样给执法者留下生生不息的财源。没办暂住证就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twenty − five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