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06江苏高考作文命题的文化逻辑混乱

      
      
       且看两种话语的价值取向。
      其二是一个没有明确的价值选择的陈述,其含糊处更以省略符号“……”而彰显。其表述语气倒是很熟悉的,它接近于网络语言,有“大话xx”的气息。它与鲁迅的最大差异在于没有宏大话语的意旨,不包含精神价值的取向。因而,它倒是贴近于当代文化,有后现代的平面思考的特征。这个话语的主要意涵是“机会选择”:如果市面上有10人卖油条,恰恰符合一个小镇的需求,但是如果100个人卖油条,就会出现过剩。这条谋生的路,“走的人多了,反而没路了”。话语中的“人”是一个“找机会”的人,“路”是一个谋求个人基本生计的手段,“人与路”的关系是“个人谋求”与“大众谋求”的适度吻合,大家都把一个机会看成是机会,这个机会就不存在了。
      不管怎么说,试题的话语平列是很不妥当的。其不妥处起码有二:
      其次,高考是中学生离开中学以前所上的最后一课,学生往往一辈子都记得考题,而用一种后现代风格的“说的人未必真懂,听的人未必能搞懂”的、带有一串省略号的网络色彩浓厚的话语和经典并置,是对既有教育成果的颠覆。当代中国的人文教育,无论大学、中学,都缺乏对经典的尊重,而通过一种政府行为(高考实际上就是政府行为)来肯定这种混乱的颠覆行为,这样的考试题,其价值尺度的合法性大可置疑。由高考题目推及我们的应试教育,真是处处危机!
      江苏的作文试题,本来可以简捷地采用《人与路》的命题。加上前面的风马牛话题,其“命意”的混乱,有多少人意识到了?学生如果循着前一话语而又不能体会鲁迅的深意,作文时就只能说一些套话;如果认同于后者,倒正是测试我们教育失败的一个验证。这样的试题,非但不能选拔人才,只能造成意识混乱。我真不知道应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批这样的试卷呢?接着孙教授的话说,这样的试题正和当下中国混乱的后现代文化逻辑合谋,愚弄着“贤”与“不肖”的人们。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seven − 2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