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或是悲哀?

      事件:所谓的500元学徒费,理由何在?所谓的110,沦落为地方势力的保护伞?
      昨天晚上7点多钟,因为去接人,把车开到了磊达水泥厂内部,当时门外无任何禁止入内的警告牌,当我们准备离开时,有人出来了,说这里不许停车。嗯,不许停车,那我把车开走呗。结果,他们不许我们离开,说是要缴500元学徒费罚款,说这是企业的规定。我在路边违章停车,不过200元,你一个企业凭什么要我罚款,而且是500元。当时他们说不要报警,不要让自己缠在里面。他们应该知道报警是没用的,东台人都知道,磊达水泥厂的势力。我没有听信他们的“善意”劝告,还是报警了,过了很长时间,梁垛派出所的人开着警车过来了,了解了事件以后,他们对我说,把500块钱给了吧,然后让我填一张表,证明他们确实出警了,当我问他们对于满意度这项是不是要如实填写时,他们从我手上夺走了这张表,然后上了车,拉上车门扬长而去。因为很晚了,我还要回去,没办法和他们死缠下去,无奈之下,把500元给了,我把钱给了,向他们要罚单,他们说现在没有,明天来拿吧,我没有任何主动权,只好把车开走了,到家已经是11点左右。
      回来之后,我越想越不服,如果他们规定是10万,是不是我还要给10万?如果一个小偷到你家偷东西,被你逮到了,你要他罚款100万,这是你家的规定,不罚款不许离开,警察过来,是不是还要劝小偷把钱给了?今天上午没去上班,而是去把罚单要回来,几经周折,他们居然真的给我开罚单了。有了这张罚单,毕竟有了点证据,既然你们梁垛派出所管不了,我就去市里的公安局,到了公安局里,他们有和水泥厂的人交涉过,然而他们给出的答复是不好办,说这是企业的内部规定,他们是无权干涉的,叫我去粮食局下面的走访部门,没有办法,我只有离开了。我先去了趟市政府,市政府外面的门卫让也去走访部门去,那边每周一到周五有于是,我就去了,他们给我答复是,去向水泥厂的领导张某某把钱要回来,我能要回钱,早就要回来了,干嘛来这里扯事。随后,我又去了法院,法院里面的人听了我的事情以后,也表示他们企业行为不对的,叫我去物价局或是向媒体反映,向东台电视台or东台日报?我表示无力,然后我就去找物价局,最后没找到在哪个地方,回来吃午饭了。。。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eight + sixteen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