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很多年轻人,刚刚进入职场,尤其是体制里面的,往往有一种迷茫。我该干什么?我能干什么?
      好多问题,无人指点,也无人解答。我随笔记下这些感言,就是想站在一个过来人的角度,尝试着以自己的经验,为大家剖析一二,不多说对错,尽量只是解析,供大家参考。不是咱们基层的就没必要看了。
      一、新人第一课
      有这样一个群体叫做“学生”,现在的职场新人大多是这个群体转换来的。
      在私企中,遇到这种情况,分分钟教你做人。体制中呢,也有相对的应对办法,那就是“蹲苗”,不知道含义的自行百度。要知道,大锅饭是人人有饭吃,可不是人人都吃一样的饭。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西安奔驰维权事件中有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让几十年的教育得到了奇耻大辱”。教育是什么,是教育人追求至高的善,这个至高无上的善是现状吗,不是,应该说她只是目标。可是,我们的教育往往把她当成了现状或者说事实去讲,或者说讲授的方式往往让你误以为这就是现状或事实。所以“我们学到的内容实质是我们要追求的目标”,这个好多人其实混淆了的东西就是新人第一课。这个道理作为天之骄子其实也明白,可是往往不是那种“骨子里的明白”,好比成
      既然,我们学习的只是目标,那怎么实现呢,这个课本里没有,只有在现实中学习。所以“和过去决裂”,承认自己一无所知,重新学习秩序,重新适应秩序,重新融入秩序,直到秩序下的胜利不是应该做的吗。
      二、谈谈规则
      今天说的规则等同于约束。从这个角度说一下“让几十年的教育得到了奇耻大辱”的事。同样的,在这个角度上,“教育”等于守规则,也就是尊重规则的“约束”,在“教育”的眼中,总是一切井井有条,规规矩矩,每件事都行进在预设的轨道上。
      有加塞的,往往越堵车,越有人加塞,加塞就是违反规则,减少等待时间就是占的便宜。
      再说回来,西安的那位女士维权过程已经诠释了这一点,当她按照公序良俗理想的规则,一步步走程序,像绅士一样的时候,她得到了什么?可是终究她不得不坐在车盖子上哭的时候,问题解决了。为什么?因为,规则只是目标,只是理想的目标,这个目标必须设定。回到堵车加塞这个事上,“所有人都知道,人人都加塞,那这里就是一锅粥。”对吧,所以“不要加塞”就是规则,也实质上就是“交通畅通”这个目标。但是,规则往往并不意味是个体到达目标的唯一“路径”。“堵车时,你们遵守交通秩序,我加个塞”,这就是很正常的想法。“加塞”意味着捷径,在大家堵车时只有加塞才能加快你的步伐,所以“加塞”的那些人实际上和职场上活跃度高的人是同一人群。

      每个职场新人都要面对“前辈”,大多羡慕人家处理业务庖丁解牛,人际关系游刃有余,和领导相处自自然然。“我也要”,对不对。
      第一个基本构架,是设备,作为一个生产企业,就是设备。以立体的形式展示的全维度的展现出一台台机床、一条条流水线,水路系统、电路系统、控制系统、监测系统等等,可不止这些,每一台机器都挂着铭牌,那一年买得,什么用途,出过什么故障,折旧还剩多少,隐患在那里。等等,这是什么铭牌?对的,这是一位管生产的职场前辈脑中的场景,所有情况,了如指掌。
      是的,这些个构架交织在一起,组成模型的骨架,这些骨架之间,还有无形的“场”在发挥作用,人与人之间的,人与物之间的。哎吆,原来张三是老总的侄子,李四和王五因为升迁弄过矛盾。当然也有这些,原来报销500元以上费用得张总签字啊,原来这台设备与那个设备是互为备用啊等等,诸如此类。职场前辈们凭什么,就靠这个模型。我们刚上班,接触的知识往往是点状的,对不对,如果有人搞个“汇编”,你就会感激半天,有没有,可是我这个全维度立体业务模型,你见过吗?

      对于新人,选择道路,树立计划是很重要的。可是大多数人,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他们(或她们)进到一个企业,就觉得万事大吉,或者觉得对命运无能为力,或者很长一段时间才在某个机缘触发下开始试着掌握命运。从开始就有目标的,我还没有见过。或许是我所在的层次太低的缘故吧。所以,我的文字也是希望那些一线的同好闲暇之余能从中借鉴一二。
      掌握命运,说起来比天大,其实在于人的惰性,那年一部流行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有句台词,大意是“...就是要安逸,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逸”。
      无他,我的工作就是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如此而已。我告诉家属,一个安装工,应该出门前,看看今天什么任务,给谁家安、带的设备和订单符不符。那家是什么情况,比如说:需不需要带梯子、看看设备带的附件全不全、看看自己的工具全不全。安装时,先量好再断线等等。这每一句话背后就是下边工人曾经发生的错误。并且,如果你把这些问题编号的话,今天,他犯123,后天他犯456,过三天又犯345,如此而已,循环往复。真的,改变自己比登天还难,你看是一层纸,在他那里是一座山。
      既然是大事件,就多说两句。敢想是指,你想做什么,要勇于去分析策划。这里有几个关键。一是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的优缺点。“顺水行舟易”,适合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致。二是要结合实际,不好高骛远,制定的的目标要有远,更有近。远的敢于高,激励自己,近的易于行,便于实际执行。

      一般的来说,管理者优势在于规则制定权,被管理者的优势在于信息不对称。
      所以,老板总是在制定新的规则,而工人呢一定会利用信息不对称来消解规则的制定初衷。明确这一点,对于老板,或是工人都是有意义的。
      啊呀,那个消极怠工的哥们怕了,这怎么办?
      那些人,用监控器的钱买几个机器人不是更好吗?

      日复一日的劳动,日复一日的犯错,错误就那么几项,翻来覆去,反正我看不过眼。
      怎么讲。首先,比喻一下,erp出库单叫“西红柿”,施工队那边叫“番茄”;其次,erp出库单还有“圣女果”这个项目,而施工队那里只有“番茄”项目;还有出库单“西红柿”序号009,施工队那里则是020,还有一系列的不对应,怎么比对呢,没人讲,就是比对嘛,干嘛,反正一人两张单子,认真对嘛,千万认真对吆,一连串的强调,方法呢,杀猪杀尾巴,各有各的法,好家伙简直不能太乱。
      没法子,不忍心看着,让一帮子施工的大老粗们干这绣花活,相信这样情况下给你对这个数是正确的?咳,我出个主意。重新做一个表格,一列记你erp出库单的项目,一列记工程队的项目,当然工程队的要比照前一列合并、改名,谁让你是乙方呢。接下来就简单了,项目一致了,规格型号一致了,填数字呗,哦,009西红柿,那边009“圣女果+番茄”,两个数字一对不就出来了吗。当然,在电脑上输入更方便。毕竟,这样“输入”比“比对”容易的多了。
      不是我这个方法好,而是大家都不这样干,就在老路上摔倒,再起来,在摔倒,这才是重点。
      所以,这里是基层。也只有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改革开放之后,国家会引进先进设备同时,还要花宝贵的外汇引进先进管理经验。

      夏天,北方种麦子,麦收期间,号称“虎口夺粮”,那是农家大事。
      大家刚进地,还没开镰呢,大娘就送来了水。等日头起来,一个个汗流侠背,一壶水早喝完了。可这时,左等大娘不来,右等大娘不来,摇个电话问问,大娘说不是送了水吗,地里壮汉们会说一壶水哪够,大娘说,我走亲了,回去再送吧。渴,忍着吧,谁让这是自家的地呢。
      回到家,更可气。大家渴了想多喝碗米汤,可米汤是说好的每人1碗。这不算完,小虎爷爷过来问上午割了多少,小虎大伯说“原说上午割到张老三家西陇,可是因为大家太渴返到村口机井喝口水,就少割了两分地”。爷爷一摔筷子,“就这怂样,老大媳妇,把红烧肉端走,你们仨,晚上割不完别回来!崽卖爷田不心疼,一个个吃白饭的,就知道渴,就知道饿,后晌,你们还屙屎屙尿呢”小虎大伯,这才看见小虎正拼命的给他打眼色呢,可是已经晚了。
      端走了肉,又挨了骂,三人还是一口气吃完饭,毕竟下午还要割麦子呢,谁让这是自家的田呢。
      好了,说点学术的。
      见没见过,工程都快结束(项目关闭)了,招标物资还没到货。
      见没见过,这样的奇葩指标,我做了个系统,你必须每天登陆20次。
      人家自成体系,每创新一步,体系封闭一步,反正,最后的结果是,业务名词化,工作流程化,要求体系化,对你门槛化。
      比如,我要块抹布,办公室不应该提供吗。
      再比如:考核你吗,我来个体系,设置20个主指标,30个辅助指标,12个支撑指标,这些指标互相勾稽,对工作点的,面的全部覆盖,对过程每个环节全面把控,既有深度,又有广度。典型经验呀,创新成果呀,得意呀,炫耀呀。
      日本的QC(全面质量管理)是一个好东西,可是我身边没见几个用的好的。用技术管人是个“技术”活,这好比管孩子,一百个人有一百个法,你的成功经验我来用不一定管用,但是这并不是说没有一定的规律可循,可是照抄照搬的就嘿嘿了。
      或许,这是一种趋势,一种浩浩荡荡的潮流。但是,这不是那些支撑机构膨胀的借口。再说一遍,你是服务生产经营的。你搞那些乌七八糟,自然要钱要物要人,而企业的钱、物、人不是一定的吗,都流向了你...我理解,你也需要出成绩,但是,事情原本应该是另一种样子。

      这不能干,那不能干,后勤部门到底该干啥?
      时,这样你就有了“320人・时”就算每人每周加班10小时,你撑死有“330人・时”,再夸张一点,取消周休,每天从8点上到11点,顶天你有56×15人・时,对吧。

      就说这两个吧,当然,假装努力的工作是不用考虑这些的。一般的来讲,大多的管理水平是。所有部门,站在自己立场上,制定一大堆指标,没有人去考虑这些指标之间的深刻关系,反正,完不成,考核呗,又反正,这种水平的管理官越来越多了。
      九、深谋远虑
      对基层或者稍往上一点的管理层来讲,能做到深谋远虑是有益的但很难。
      任何人,只要不是恶意的,想出来的点子肯定是有益的,但是直接用来管理企业行吗。比方说,某个公司来了老总说,讲卫生好,来个卫生年活动吧。讲卫生是好,但是讲卫生是你的中心业务吗。当然,如果老总开个调研会,那势必一片赞叹,“早该讲卫生了,我们怎么没想到呢?”,大致是这样。或者,还得写几篇典型经验,说说讲卫生以后如何提升了生产经营。
      一句话点破吧,凡事有利就有弊。但是,很少那个老总能在说出自己点子的时候,说出可能的影响,甚至可能的弊端。所以,我们只有一块做实验题,运气好,做对了,皆大欢喜。运气差,做错了,一地鸡毛。
      可是,难也得做,否则,实践不答应啊。
      十、形式与程序
      了解其义,人过中年。对体系来说,名者,何也,那不止是功名,那是仪式啊。
      比如,开会时,好多人在看手机,其实,有心的同学,我建议你听会,认认真真的听会。
      第二个,学会务。就是如果说让你组织会,你怎么组织。会议的材料都有哪些,谁来准备。会议的会场如何布置,等等,这也是一门学问,基本没有教,自己观摩来的快些。( 请关注公众号:“我在远界” )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one × one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