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公益性才是高等教育的出路所在

      “坐井观天杨周臆语”之十一
      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对现象、问题的谩骂、抨击中,我们还需要针对问题提出解决之道,要为问题的解决而付出努力。做一个冷静的批评者和热情的建设者,这是我们每个公民的责任,也是我们广大网民的情感所在。为此,“坐井观天杨周臆语”专栏将陆续与大家分享我的意见!
      教育作为事关国家和民族发展未来的事业,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走向强盛的重要保证,关系着劳动力人口素质的高低,关系着国民经济能否持续的增长,关系着国民幸福指数的高低,但它现已走入产业化发展的误区。
      社会的不公平是从教育的不公平开始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生存权,也应有平等的受教育权。现今的教育模式则在制造着不平等。做家长的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一直到高中都为找到一个好学校而奔走,家长们是费尽心机,吃尽苦头。
      以前,农村的孩子还可以通过考入大学从此改变人生,但现在的高等教育已明显成为金钱、权势左右的世界。为什么农村孩子的大学入学率会越来越低?好不容易地考入大学,要担心怎样负担高昂的学费,好不容易毕业了,却发现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却发现向上发展的机会怎么都让官二代、富二代抢去了。整个教育体系形成了从起点到结果的不平等。
      这样的认知源自我亲历的真实事例:2017年4月12日,宁夏理工学院常务副校长姚远等4 名学校员工在酒后闯入学生宿舍内对大三学生的我儿子进行了暴力伤害,在报警并经过公安机关的事实调查后,分别给四名打人者进行了治安拘留和行政罚款的治安行政处罚。
      学校还惘顾事实,迫不及待地于同年4月28日搞出了一个所谓的教师签名信,居然强迫一大群不在事发现场的教师签名证明当天晚上没有发生暴力殴打事件,签名信还肆无忌惮地虚构出我儿子面对4名学校领导,首先动手打辅导员,然后学校其他几人上前劝阻的情形。签名信更是公然地把我儿子描述为一个问题少年,企图通过这样的方式,以行政干涉方式达到抹杀暴力殴打事实的目地,推翻公安机关经过调查核实的大量证据和事实。
      宁夏理工学院的相关领导的如此行为就是中国教育的耻辱,但遗憾的是有这样行为的学校领导并不是少数,可能还有大量类似的人员充斥在理应神圣的高等教育殿堂之中。
      我们要建立与时代发展相适应的教育管理制度。首先是教育的去行政化,学校和教育工作者与行政级别的脱离,校长任命必须改变为社会公开选聘,校长不受上级行政干涉地进行教学管理,大力推进教育工作者的职业化。建立校董事会这样的隔离机构实现学校管理的规范,出资人或赞助人通过董事会表达利益诉求,校董事需要事实上成为为学校的权力机构,负责校长和主要学校管理人的聘请,校长和主要学校管理人对校董事会负责。校董事会由股权董事、独立董事、职工董事组成。学校财务管理必须参照规范的企业财务制度进行,并实行财务公开制度。
      以高价教育为模式的高等教育是注定不能持久的!在国家目前已启动医改的今天,可以预计的是国家下一阶段必将全面启动教育体系改革!国家将出手治理学历和学术造假、国家投资或补贴的学校中大量存在的利益输送行为、以后勤管理名义发生的损害员工和学生利益的行为等各种乱相,制止以乱收费为代表的不良教育行为,以师风师德建设为核心全面整顿高等教育体系,将类似于宁夏理工学院常务副校长姚远和学校法人、校长赵惠娥之流从教育体系之中清理出去,以纯洁教师队伍。
      对基础教育的教学内容和要求进行重大调整,将大学教学中一些基础性,常识性、科普性内容移到高中阶段,增加实践性学习的比重。以素质教育为核心,加强学生综合能力的培养,不再以学生考分多少作为对老师教学成绩的考核指标,扩大学生的知识面,提高对学生实践能力的要求,实施差别化、个性化为目标的素质教育。
      开放高校教育资源,鼓励社会资源大力投资办学,对社会资源办学提供相应的扶持政策,突破各种僵化的体制限制,政府给予积极引导。
      大学生培育方向细化为学者研究型、专业应用型、社会综合型三类,并根据学生的不同类别进行不同方式的培养教育,改变大学教育严进宽出的不良形象,提高学校教育水平,提高对高校毕业生的质量。
      这个社会是我们所共有和共享的,也是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去创造的,我们有责任去创造更加美好的社会现实,让我们用激情和拼搏精神,共同打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11 + fourteen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