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负已过高房产税须慎重(转载)

      房产税改革需高瞻远瞩
      章林晓
      虽然无锡某地财政濒临破产的消息,迅速得到有关方面的否认,但这丝毫不改变地方财政吃紧的严峻现实。为拯救地方财政于水火,房产税的推出似已势在必行。
      6月26日,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贺铿对媒体说,从去年起,一些地方连还息都出现困难。今年以来,随着财政收入增速大幅放缓,企业利润下降、经营困难,2009年过多依赖借贷、过度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财政更为窘迫,形势比去年“更不乐观”。
      财政形势一旦窘迫,“找米下锅”也就成了当务之急。要不然,地铁停建、公路停工、公务员工资需要拆借等一系列麻烦事情,就会源源不断、接踵而至。
      最近,有实业界朋友说,中央虽已对中小企业出台各种扶持措施,地方却在反其道而行之,譬如,各地近来纷纷加大中小企业税收清查力度,大官不如现管的官,中小企业日子很不好过。
      在地方不惜杀鸡取卵之时,原先并不讨地方喜欢的房产税,就有可能受到欢迎。而财政部门专家早有谋划,十二五期间,要通过改革使房地产税和资源税成为地方主要收入来源。
      上面有谋划,下面有渴求。房产税的出台,似已占尽天时、地利和人和。不过,诚如房产税的极力推动者,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所言,房地产税改革牵动中国整体税制改革。
      前不久,中国宏观税负是否过高,曾引得广泛关注和热烈探讨。据业内专家介绍,在财政相对规范的欧美诸国,政府除税收和社会保险基金外,几乎没别的收入,宏观税负计算也就相对简单,但在中国,由于政府收入不规范,宏观税负有着不同计算口径。
      小口径的宏观税负,指税收收入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中口径的宏观税负,指财政收入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大口径的宏观税负,指政府全部收入占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
      世界银行有研究显示,低收入国家最佳宏观税负水平在13%左右,中下等在20%左右,中上等在23%左右,高收入在30%左右。有专家估计,中国全口径宏观税负,保守讲也在35%以上。
      2011年,中国人均GDP为4520美元,按世界银行2008年最新收入分组标准划分,属中上收入国家中的低档水平,但宏观税负却已远超高收入国家。
      中国宏观税负偏高,民众税收负担偏重,从大口径的税负角度说,主要体现在民众铸币税和土地出让金的沉重负担,可惜懂得这一点的专家不是太多。
      “10年前20万买套房 十年后20万买个卫生间”,有人认为预期是推动房价上涨的主要因素,其实与其说是预期推动了房价上涨,还不如说是民众对通胀背景下铸币税的恐惧而采取的避税行动,才是真正推动房价上涨的原动力之一。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当年中国GDP为10.97万亿元,2011年则增长到47.16万亿元,增长4.3倍。而2001年末中国M2为15.83万亿元,2011年末则高达85.16万亿元,增长5.4倍。
      铸币税收益归中央政府,地方收益则主要在土地财政上下功夫。土地财政虽包括三方面内容,但核心是土地出让金收入。由于政府实行垄断性供应土地,类似于古代对食盐、酒、茶等实行专卖,土地出让金实质就是一种变相的税收制度安排。
      2011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3.3万亿元,再加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规模约在14.4万亿元左右,今日的债务就是明日的税收,若六成还款来源来自于土地出让收入,就是8.64万亿元,两者合计为11.94万亿元,这相当于2011年全国税收总收入9.5729万亿元的125%。
      中国宏观税负之所以如此畴高,原因之一在于铸币税和土地出让金收入的数额巨大。今日的房产税实质上就是物业税,换种名称目的无非是想绕开法律、绕开全国人大的审批,只是,税收名称可以变换,民众的税负又如何改变?
      房产税改革,如果不正视中国宏观税负过高的结构性原因,如果不认清铸币税和土地出让金如此沉重的根源之所在,又将改革出怎样的结果?房产税改革,或许不需太过注重眼前的鼠目寸光,而需致力于着眼长远的高瞻远瞩。

      此文2012年7月9日已发《中国房地产报》,发表时有删改,标题改为《税负已过高 房产税须慎重》。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8 − 3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