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工国企千人上访18年,贪官岂能一走了之(转载)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真实的又那么难以置信,正是因为情结太过于戏剧化,才引发了内心的那分好奇,可谁曾想这一探之下,竟然受到了公、检、法、纪等部门及众多部门的极大关注。这份沉甸甸的关注,并非是希望还原事实真相,而是如何才能制止停步。其实,生活早就告诉我们越厚的遮羞布,往往早已人尽皆知,只是它需要遮住的并不是我们普通百姓的眼睛而矣!

      这要从一件20多年前的高院结案说起――山西晋安化工厂与晋安劳动服务公司侵权纠纷案,情节也算简单山西晋安化工厂(简称“晋安”)发展第三产业――拨款、拨地、集资,授权旗下晋安劳动服务公司(简称“劳服”)管理,多年后第三产业发展的不错,“劳服”就悄悄独立了、股改了,“晋安”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劳服”工商登记合法,尽管有国资局的发文认定:这是一起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案件,但审着审着,一年六年的上诉,“晋安”这自己养大的娃娃一夜间就成了别人家的,而且还合法了,结案了!这就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第一、“晋安”的这个娃(“劳服”),没有内应一定是不敢自己偷跑的;
      第二、娃的户口(“劳服”),没有内应,怎么就能手续合法注册?
      第三、这个世界上,只有卖娃的爹妈,没有自己改姓的娃。
      那么,究竟是谁一手操盘了这么精彩的布局呢?带着这该死的好奇心,又掀开了另一段更为精彩的故事。

      “晋安”是兵器总公司直属大型国企,该厂最早为闫锡山所办山西火药厂,1978年以后,保军转民,2003年宣布政策性破产,破产后原厂1500余人就开始了一条持续18年的联名信访之路,每一次信访举报的都是同一个人,但每一次都“及时”的被那层层叠叠的公、检、法、纪利益关系网层层深埋,难见天日,就这样一个连编剧都写不出的狗血剧情,却一直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其中的主人公人物看似朴实无华,也无啥新意,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手法也十分古老,可却能运筹帷幄、步步为赢堪!
      他就是原山西晋安化工厂厂长――史国文,传言说他是虎也是狐,职工视他为蝇厌入骨,乍一看正气凌然、衣着简朴、对党的精神深刻“领悟”,一张口更是一身正气、自恃清高、胸怀坦荡。
      正是这样一名自诩“清廉”的老干部,想当年也曾意气风发、干劲十足。多年后倾尽毕生“才华”,享尽半世浮华,搞垮了一家工兵国企,换掉了1500余名国企职工的身份,时至今日,仍有近亿元的企业补偿款,经其手不知去向,这一党的“好干部”,也真是太敬业了。
      从企业破产至今15年过去了,一幅经其手搭建的公、纪、检、法巨大利益关系网,为他及子女的违法、违纪行为,提供了近20年的安全保障,千名职工连续12次曾联名向省、市及国家信访局上访,丝毫未对他的生活产生影响,敛财无禁区、亲人全覆盖、信访零查证的传奇经历,就这样被一块补了又补的遮羞布,被那根深的金钱利益关系盖了又盖、遮了又遮,哪怕已经裸露在外,也被所有人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视若无睹。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史厂长最为辉煌的“战绩”吧!
      1、1992年,晋安化工厂根据市政府有关规划,并兵工公司批准,将靠马路的沙河厂区划出来兴建太原小商品批发市场,并将此任务交给工厂下属机构劳服公司张升任经理,此时原晋安厂长为赵永恩,书记史国文,为谋取个人利益,同时挤掉赵永恩,史国文与刘渭初、王承雄、王树军携手策划了那个帮“娃”改户口的方案,2000年终于晋安厂败诉,晋安自己养大娃被带走了,老赵同志也还乡了,史书记变成了史厂长,钱包变鼓了,底气变硬了,轿车更是换了一辆又一辆。
      2、2000年原兵工央企――山西晋安化工厂,在这位史厂长的不懈“努力”下,厂内410名职工被迫买断工龄;在他的主导运作下,晋安厂改名太原市晋东国有资产管理处,收归市国资委管理。史厂长摇身一变,成为集破产厂长、清算组长、管理处处长三要职于一体,更加助长了其独断专行、违法乱纪、贪污腐化、侵害百姓的底气,造成上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却依旧名利加身。
      2、2003年在他的“辛劳”操作下,原山西晋安化工厂被宣布政策性破产,而他恰恰把这次政策性破产搞成了一场彻头彻尾、后患无穷的假破产,涉及贪腐资金和失职渎职资金上亿元,在此期间,他多次利用公职之便,派其弟弟为其低价购入多处企业补偿住房,每逢出差更是非七星级酒店不可下榻,子女们开着他“借来”的多辆高档车上班、下班,嚣张至极挥霍无度,那真是一个拼爹的年代啊!

      2010年底,史国文权钱交易,以开发沙河市场影响元龙公司生存为由,恢复了元龙公司140多名职工的国有身份,安排了工作岗位。
      元龙公司职工脱离了国有企业身份,这与被晋东收回的其他重组单位职工国有身份是绝对不同的。元龙公司人员重组依赖的是清漆片生产线,不是沙河批发市场。只有一部分职工是给市场管理者打工。晋东和史国文把元龙职工同其余重组企业职工混为一谈,把沙河市场改造导致他们无法生存作为恢复身份的借口,这是偷换概念,胡乱联系,强盗逻辑。这也就是引起其余1500多名结算劳动关系人员旷日持久维权的动因和纠结所在。
      这个传奇的故事,说到这里已多说无益,该说的也已经说了,不该说的也已经说透了――
      是谁将这所有荒唐的一切,粉饰的合理合法?
      是谁在监管漠视这一切的贪婪?
      是谁用百姓血泪、国家的资源,为自己的后路铺满了强大的后援?
      又是谁刁难上访群众,吃拿卡要分一杯羹?
      人们也许早已深恶痛绝,但又无可奈何,如今只能指望中央纪检部门能加大打击的力度,无惧各种利益关系人物,将这些老虎苍蝇什么的,统统绳之以法就好!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2 × three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