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新医改方案(征求意见稿)》读后感

    《新医改方案(征求意见稿)》读后感
      医改的要害是什么?我认为就是要如何来解决广大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围绕它来分析问题,找出原因,寻找治本之策。
      一个“医疗改革的纲领性文件”(某官员语),长达13000余字,是不是显得太长了一点?如果是“纲领性”的,那就根本要不了那么长长的二十四条,其中有多少实际内容呢?<新方案>说了那么多,但重点不突出。重点应改革什么,需要改的那么多,面面俱到么?一把抓么?虽然在其中的第二十二条提出了5个“重点”,但“重点”之中还有没有“重点”呢?(如果“重点”多了,就很难体现其“重”了)这所谓的五大重点中,我认为只有两个称得上,那就是:改革公立医院和健全基层医卫服务体系。前者的出路在于市场化,而后者则在于放宽政策,放宽准入。
      当然,这个新方案也有亮点,那就是在第十条中的这么一段话:“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积极促进非公医疗卫生机构发展,形成投资主体多元化、投资方式多样化的办医体制。……完善公平、公正的行业管理政策。鼓励社会资金依法兴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支持有资质人员依法开业,方便群众就医。”――我认为,这一条是最重要的,也是首先应当实行的。如果它真的实行了,中国的医疗环境起码将改观一半。这才是“公平、公正的行业管理。”不应当有什么“营利性”与“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之称,只要它合法经营,收费合理而不牟取暴利、优质服务、群众满意,就应当一视同仁,让市场来决定优胜劣汰,让市场来调节。
      顾昕教授说得好:“如果我们不放松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不设法动员全社会更多的资源进入医疗领域,不努力把医疗卫生事业转变成为吸引青年才俊的强大磁场,单靠政府投入,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医疗卫生资源配置的合理配置。”也就是说,现在重要的问题,不是看政府投入的比例增加多少,而是根本上在于医改成功的关键是打破医疗机构准入的垄断。政府投入再多,如果现行的医疗体制和机制不改变,仍然无济于事,只能是投入一个无底洞。只有打破了公立医院的垄断和强势地位,才能有助于破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也才能使政府的投入变得有实际意义。
      另外,我还要加上一条:我们是否能作出决定性的努力,把中医振兴和发展壮大起来,真正做到与西医平起平坐,与西医“并重”,成为中国的主流医学,受到在文化上虔诚的对待。中国既需要西医,也需要中医,何况中医具有“简、便、验、廉”的特点和优势,更符合中国的国情,已受到越来越多人的信赖。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学不起西方的医疗保障体系。贾谦先生在《中医战略》一书中说:“唯有以中医为主、中西医并重的卫生保健体系,才可能解决中国特别是农民和城市贫困人口的医疗保健问题,并成为全世界医疗模式的典范。”
      还有,目前医药卫生领域就介于市场化和计划经济之间,改得不彻底,半市场,半计划,归根到底还是以计划为主。限制了医疗市场化的健康发展。从这个新医改方案看,好像还不是要打破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而似有加强之势。万绍萌学者认为,“医疗市场尚未自由竞争,就已经形成垄断。”有人说:“公立医院的责任不清,公私同体,要经费时都是‘公立’,搞经营时却毫无公益特色。”又说:“谁来养活医院?以前是靠药品差价……”我要说:医院不需要别人包括政府来养活(但给予适当的补贴是可以的),它们能自己养活自己。你有技术,有设备,有看不完的病人,还有国家政策上的扶持和倾斜,还不能自己求生存吗?还真的经受不起医疗市场化的考验吗?至于药品加价,关键是如何加和加多少,要把它限定在很小的范围内。
      最后,我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建议新医改方案的所有起草者,都先认真地阅读和学习一下《中医战略》一书(中医古籍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吸收一些该书中的研究成果(那也是一个课题组的共同研究结晶,具有相当的启迪性和前瞻性,不乏真知灼见),然后再动笔也不迟。
      我曾说过,太缺乏中医特色和中医主体地位的中医院与中医药大学,都不是我们所追求和需要的。同样,太缺少中国特色和中医主体地位参与的医疗卫生改革,也不是我们所追求和需要的。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ten + 16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