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房价不贵也没有泡沫

      不管是普通人,投资界还是经济学家圈子里,大多数人,都习惯性地认为房价太贵,高得离谱,要崩盘。
      曾经,我也一度这样认为。后来发现,这不过是习惯性地与过去比较,与其它小商品比较,用暂时的收入购买力考量的简单错误地思考。

      跟过去比,没有意义:一是回不到过去;二是现在也不过是未来的过去,过去也还有过去,过去九十年代一千多块一平的时候,对当时的人来说,也是“高得离谱”。
      过去工资几十几百,现在几千几万……

      好比深圳,太多人月薪1~3万,先保守估计这样的人不足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月均2万,以深圳近2000万的人口,就有200万这样的白领,两两组合为家庭,一个消费一个存钱,一年净存款超过20万,就以20万记,按揭20~30年,就是400到600万,这在深圳,也还是可以买得起房的啊。
      这只是算了深圳这样的购买力一年的能力,实际上,每年都会有这样的百万家庭购买力诞生?
      但是,深圳能每年供应一百万套房子吗?
      远远不能!
      不能怎么办?
      只能竞价涨价交易了。
      涨到跟这样的购买力匹配为止。
      实际上,深圳的政府公务员,律师,会计,医生,教师,科研人员,小商贩,土著,大商家,文艺娱乐体育,传媒,金融证券保险房地产,小姐……
      每个行业,每年都在创造千万百万十万“富翁”,上市公司近400家,大企业上千家,中小企业超过128万家,企业主和大公司高管都是几百万人,直接等于很多中小城市的省城人口了,这是怎样的购买力和创造力?
      08年的4万亿计划,对全国影响都很大,前海那一小块地方,这几年注册资本就超过4万亿了,而它影响的只是深圳,并且只是8万多家企业的力量。
      这样一个地方,它的物价,怎么可以跟中西部比?
      中西部以不到深圳百分之一的收入却买相当于深圳十分之一的房价,实际是那些地方贵多了。
      综合预计深圳每年各行各业创造10万个百万购房专款,每年有一千亿,加上按揭20~30年,一年能诞生2~3万亿购房购买力,足以一年消化上百万套,哪里可能有这么多房子卖?如果不是因为管制,那才会让我们知道什么叫“天价”。
      也就是说,深圳有足够的购买力,还被压制了;不然,房价将还能翻好几番。
      所以如果认为购买力不足,信什么购买力算下来,深圳房价世界第二贵,那就大错特错了。
      很多人会认为茅台很好,涨价觉得就合理,实际上那酒又不是必须喝,喝了也不是能延年益寿,可有可无的奢侈品,都可以炒到2000一瓶,一年如果喝5瓶,70年不是要喝掉70万?
      房子对人对国家的意义,比茅台何止千万亿倍?可炒作空间大何止千万亿倍?

      所以最后的结局是大树砍完砍小树,小树完了割草,草不够了就去其它队偷柴,最后没办法了,不得不封山育林,烧煤烧电,山林休养生息十载,如今才勉强又有些木材。
      这就是公地悲剧。
      股市目前就是这种状况,一旦短时间暴涨,又没有增量业绩作为支撑,还是老本行,就像群里(股市)发红包,谁都会使劲抢(套现),这一抢,不就像砍伐集体山林一样吗?
      所以股价没有特别的增量业绩为支撑,都是涨了又跌,跌了又涨。
      这就是为什么过去我认为茅台会倒,后来倒了我又认为可以抄底的逻辑。
      茅台没有增量业务,还是老本行,短期涨高,大家一起砍伐,还怕它不倒?
      相反,村里还有几个组,他们的山林分到户了,每家都有计划地砍伐,不浪费,不滥砍滥伐,所以他们的山林里从来不缺木材,一直郁郁葱葱。
      现在房市就好比这种“私地幸福”,在计划中予取予求,没有抛售压力,没有滥砍滥伐基础(集中大规模套现),所以可以一直繁茂长青。
      所以中国房价安危,不可以跟日本美国比,更不可以跟股市比。
      中国房价的崩盘临界点,目前没有基础,还根本看不到。

      马云12亿多买的香港山顶别墅,十几年前一个多亿,50年前,才50几万;巴菲特现在的房子,60年前买的,才3.6万美元……1980年香港股神曹仁超挣了100万美元,家人就希望他不要工作和投资,打算坐着吃,因为当时对比一穷二白的内地,这的是多少钱啊!
      也许很多人心里没概念,但看万科股东刘元生1988年才入股万科三百多万,现在价值20亿以上,就知道1980年一百万美元,值多少钱了。可是,如果真坐吃山空,那一百万美元,很快就没了。
      在发达国家和地区,纸币就这么赶水式地发展,几十上百年了,有什么问题?
      你没钱不努力工作,就更没钱,所以你必须努力工作,学习;你有钱不努力发挥它们的作用,很快你的钱就会变得普通稀少,所以不管是有钱没钱,你都得努力努力再努力。
      这也正是纸币时代的好处,激发全民干劲,所以近现代人类飞速发展,跟在纸币时代全体拼命努力,有很大关系。
      这个模式,事实证明很好,是不可能终止的。
      就算央行不印钱了,现在市场上只有五六万亿资金在流动,都支撑住了目前的物价,还有一百多万亿在银行,如果放出来,物价都得上天,还担心物价萎缩?
      货币变成了人民收入,就不会消失了。

      所以房价上涨根本因素,是钱的推动。
      如果要说有泡沫,也是人民币的泡沫,房子是没有泡沫的。

      好的东西都是稀有的,追求永远在,推着它们价格更高而不是更低。
      第七,房价高了真的会导致国家经济社会衰落吗?
      凡事有利有弊,很多人看沿海工厂倒逼关门,因为租金太高,就觉得房地产正在毁灭经济基础。
      实际上是这样吗?
      市场经济发展的本质就是优胜劣汰,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好鱼吃差鱼,这种现象,不但不是说明中国经济在衰落,恰恰是“升级”。
      因为改革开放,大家百花齐放,胆子大敢闯,成了上一代人成功的重大核心思想。
      包括王健林现在都还在宣讲“什么清华北大都不如胆子大”。
      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教育成熟,人才,技术,品牌,知识竞争,将远远超过“胆子”,沿海地区工厂关门,正说明粗放蛮荒式发展的慢慢结束;而知识经济的崛起慢慢开始。
      也就是转型升级,这是进步,而不是倒退。
      好比房地产很多公司不行了,但大块头如同万科华润等更好了,这不是更好吗?房子不是大公司建设的更可能质优价廉有安全保障吗?
      电子,网络,小店小公司不行了,但华为,腾讯出现了,他们可以迅速做支付,打车,这不是巨大的进步吗?
      这不正是大鱼吃小鱼后才可能做成的事吗?
      一个社会,要那么多小企业做什么?大家都只为了自己口袋,偷税漏税,违法乱纪,政府也不好管理,政府管理几个大企业,它们还自觉主动,多好。
      这才是进步啊。
      所以,高房价,高档小区,不但不会打击国家经济社会整体实力;反而有利于整体实力增强。
      好比人有双美丽的眼睛,飘逸的头发,性感的身材……可能让你更有魅力。
      那些没什么知识含量的,就去中西部就好了;高端又困难的,国家每年上万亿巨资支援,工业区,研究所,科研项目,到处都是,房价冲也冲不到这些“脑袋里”去伤害他们,有他们和大公司搞科研创新,也足够社会进步了。
      引领世界,价格高也是一方面。
      丝绸之路之所以兴,在中国很平常的东西,出去像卖黄金;美国的洗碗工,华工偷渡都争着去打黑工……过去新航路开辟,就是欧洲人想“偷渡”来中国“淘金”。
      还不足以说明吗: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高价格,高度发达地区,就是魔幻淘宝区。
      中国引领世界是必然的,六七亿全世界最勤奋的劳动大军,比欧美日人口还多。
      中国再创造世界最繁华的国度,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创造的巨额财富,可不是归他们自己享有,而是少数赚钱厉害的人。
      这些少数人都在发达地区,也就是大城市和周边为主,没有高物价,绝对让世界着迷的“遍地黄金”的复现,怎么引得欧美再次点燃“二次开发新航路”的冲动?这有这景象,中华民族伟大历史复兴从何说起?

      还有,房子不同于一次性消费品,比如上一步手机,跟下一步,非但没有成本累进关系,还有经验借鉴,可以降低成本而质量却可能更好;但房子,下一款,得在上一款的基础上建立,这就得为上一款的出让,清理,包括税收买单。
      这是累进成本。
      如果房子建了又拔,拔了又建,买了又卖,卖了又买,累进成本也是巨大的。
      这就决定了它里面没有多大泡沫;反而因为可以累进成本,对通货膨胀很敏感,所以是不错的避险品种。
      最后,所有的资产,不到极度疯狂,泡沫都没有人民币大。
      人民币好比地上悬河,而大多数资产,都只是地面的河,纵然有点泡沫;但是没有最大的人民币泡沫大,就不是泡沫。
      要泛滥成灾,也轮不到目前的房子或者股票,货币贬值才是最大危害。
      理解了这些,我们最后要明白,不管是投资茅台,万科,房子,股票,宝物……都不是那些资产有多独特,多稀有;而是它们还在市场上活着,被货币赶水推着走了,没有茅台会有草台,没有格力会有美的,没有万科会有亿科……
      投资赚到了多少,也不用去相信是机遇多难得,水平多厉害。
      每个资产都有人投,这个崛起这些人牛,衰落也是这些人衰……煤炭钢铁石油也曾经辉煌过,工厂,餐饮,都有很多传奇故事……只是,这几年是这行,那几年是那行……
      风水轮流转,明年到你家。
      每个人一生都会遇到一些改变一生的重大机会,而这些机会,往往是阴差阳错形成的,提前并不知道。
      如果都能提前知道了,那还叫机会吗?那人还叫人吗?得叫神了。
      几十年虽然不长,但国家都可能在几十年内变来变去,还有什么可能不发生?
      唯一不变的,是自己的“财富之心”。
      阴差阳错的机会,艰难曲折的机会,迷茫复杂的机会,陷阱重重的机会,需要想大海收万河之流一样的心,才可能任它流水怎么跑,最终都属于你。
      我把公司名取为“万河谷”,也是为了在资本市场达到一种任世间赶潮流,随波逐流,我只安心在大家最不屑的下游,研究投资之道,修炼投资之心,无限地扩大这个“心海”,世间纷争,股市杀戮,算计……每个人没算到的,没修炼够的,造成的损失,都可能流到我们的“谷”中来。我们遗失捡漏就可以成就大海之阔。
      简单地讲,就是据守质优价廉,几乎风险却又有可能高回报的机会,等着猎物上钩,拉起来就是。
      这是一种模式,与其说是在炒股,我更愿意相信只在守一种可以无限成长的道。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sixteen − one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