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评论]适应的“蛆”……读老潮《狱蛆》有感

    每一天的必做之事就是到天涯看老潮,看到了老潮的《狱蛆》,就感觉这天没白过。。。结束了吗?真的结束了吗?这半年我赋闲在家,照顾重病的父亲,时间倒充裕了,每天都是星期天,天天都在网上挂着,象三月里漫天的烟花充斥在我的现实抑或情感世界的奔忙,应酬,幻想和迷茫。。。随着屏幕的闪动,都暂时抛离了。。。真的抛离了?
      
      
      且看:
      【老鹞子掂了三个来回,这才挑出四五个看着壮实一点的馒头来放在一边,又从别的馒头上每个掐下一块来,把掐下来的放进嘴里,再把挑出来的馒头逐个递给身边的人:“都他妈的吃吧,等到了劳改队别忘了姚哥的好处!”
      
      
      
      应该说,这是一篇很精彩的作品,尤其是老潮的语言和对话,有很强的视觉侵略性,读着撒不开手。写作如烹美食,我们的老潮上了一道野路子的大菜,我们抹完嘴角油后不能不对老潮真诚的说一声谢了兄弟谢了你的美食!
      信手拈来,信笔涂鸦,写哪算哪,安个题目交作业了。这是一篇写适应者在特殊适应环境里的故事,切个题,就叫:适应的“蛆”……读老潮《狱蛆》有感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two × 3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