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政协委员猛批山西官本位思想

    温焕印
      春节刚过,至爱亲朋们兔年见面后20年没创意的一句话便又迎面砸来:提了吗?紧跟着就是第二句:怎么还没提?第三句就成了姥姥安慰不争气外甥的口气了:熬着吧,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啥时提了别忘请客吆。无独有偶,这就好似我去海南深圳,朋友们风风火火见面劈头一句:发了吗?紧接着就是第二句:怎么还没发?第三句便剩打气了:快出手吧,你不发谁发。
       山西机关干部的官本位思想由来已久,根深蒂固。当官从政是晋人家族一件让数代热血男儿为之打拼奋斗的豪华奢望和绝美宿求大事。而山西当地一些政府也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这股亚洲雄风的排空呼啸。朔州某县年前大张旗鼓地撒开人马追寻本县籍在外任职的高官回乡叙旧话桑麻。接待档次和规格当然是以官职大小论英雄,在京的和省城的官员按职位大小由书记县长亲自接待----这是资源,是资源都有开发的潜力。就算有些官员在外地一时半会混得不太鲜活体面,芝麻绿豆之类的小杂粮遍地开花,但你照样也不能小觑,说不准有啥事就找上门了----权当工具搁着吧,而工具的第一要素就是使起来顺手。
      山西的公务员考试堪称全国一景:学而优则仕的思想在经济且发达的内陆山西星火燎原,势不可阻。一方面是机关单位人满为患,人浮于事,另一方面是数届成千上万如过江之鲫的毕业大学生汹涌而来,硝烟弥漫发狠般往一条道上挤,外甥杀红眼哪管裤带被挤断拎着裤腰可怜兮兮猫头往前撞的他二舅了。唉,就差火拼了。能进个好的机关单位做一名日后前途无量,可以光宗耀祖的公务员其实是件比找个好媳妇还困难百倍的事:你风急火燎地四处撒丫找媳妇,媳妇其实也没闲着,也再如饥似渴地找丈夫----虽然这个丈夫不一定是你。
       总有笑在最后的。操刀杀进去的少数人难掩洞房花烛般的喜悦之情安慰睡在其上铺的兄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于是,漫长枯燥的官场人生之旅正式拉开帷幕,没有哪粒蒲公英的种子在成熟后还愿意安分的蜗居在枝头上,骚动蛰伏着,一切激情埋伏在殷殷的等待之中。
       一旦你进了官场这个圈,就身不由己了。在漫长的机关岁月里,不管你愿不愿意,在校时的所有的冲天豪气和犀利棱角被无情无奈的现实一点点磨光蚕食,最后竟连一丁点锐气与朝气亦渐渐在一种散漫的状态下消失殆尽-----痛并快乐着,寂寞并美丽着,压抑并坚韧着,无奈并前行着。
       论资排辈是机关单位一种潜规则。一个“熬”字多少沧桑尽在不言中。在山西官场上熬,要有小鸡熬白菜的高深功力才行,功力浅了怕你熬不到头。风霜雪雨数十年,多少风华正茂,壮怀激烈的愤青一代熬成了心意沉沉,低眉顺眼的老夫子。“拿破仑上马时我在机关温暖如春的写字楼里百无聊赖的用剪刀修理指甲,拿破仑下马时我还在写字楼里无所事事的用剪刀修理指甲”,指甲还是那个指甲,只是剪刀的锋芒已大不如前。
       其实机关里的日子并不好过,这早已是一个被几十万机关干部证明了几千万次的冰冷现实,办公室里到处都是冷战,到处都有潜伏。在机关里,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有些话注定说出来不是给人听的,也许是给墙或者是墙脚下的扫帚听的。说假话套话恭维话的成本小利润却奇高,说不准哪天领导高兴劈头盖脸砸给你个副科长。在机关里讲真话的风险不亚于在茫茫的大草原和一头野生美洲虎一起荡秋千。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2 + two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