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对“劳务分包”与“自行完成”的一次失败解读

      现有理解出现了分歧,就在于这个“承包人自行完成”上。
      
      “分包”在合同法或建筑法中,都是未加定义直接使用的词汇,通过法条阅读,可知分包意味着分包单位不仅对发包的总承包人承担合同责任,还与总承包人一起对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把劳务分包等同于这种分包,则劳务分包在建设工程中不能去完成主体结构的施工,因为依法,主体结构的施工是要由承包人“自行完成”的,自行完成的施工当然不会多出一个连带责任的“战友”来。
      
      一个负有自行完成义务的主体,不可能会有一个承担连带责任的“战友”,因为这意味着并非“自行完成”。以此思路看来,劳务分包是不能介入主体工程建设中去的。
      夜已深,想说的主要内容已经表达,结尾就这么扎了罢。本人于此没有经年累月的体验和思考,只限于法条解读,有待方家来指正。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20 − ten =

    Add your widget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