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浙东之恋(1-6)[宁波篇]

       浙东之恋(1-6) [宁波篇]
       作者:驿路牧歌
      
      
      
      
       我喜欢追求,喜欢用诚挚的心灵去追求真实的人生;我喜欢旅行,喜欢把自己放逐于毫无遮掩的大自然,去洗刷自己被都市生活蒙垢了的心灵,去感染大自然那如醉如仙的青春,去领悟生命中那如诉如歌的鲜活。一次次的旅行,便是我一次次不懈的追求。山水之游,人生之旅,回首自己一次次远行的旅途,那是自己人生的一次次洗礼,而生命就在这旅途中的青山绿水间铺写,青春就在这旅途中的朝晖夕阳下弹奏,而这其中,终于使我感悟到的是,在人生的旅途上,当真诚地采撷和收集,惟有如此,才可以教人远离浮华回归生命的本色,让生命永远丰盈。
      
      
       山是眉峰聚
       眉眼盈盈处
      
       要想了解浙东的历史,就必须回溯到7000多年以前。在那洪荒的远古,勤劳、善良的先民们就在块冲击平原上繁衍生息,用自己的睿智创造出了光彩夺目的河姆渡文化。记得史料上记载,河姆渡遗址1973年被发现,其中出土的稻谷,经鉴定为世界上迄今最早的人工栽培稻谷。现在想来,我对浙东的真正了解,最初还是从有关的“河姆渡”的知识开始的。而河姆渡这个词,本身就充满着神奇和诗意。
       今年春节,我曾有过一次浙东南之旅。那如诗如画的楠溪江水,那瑰丽通灵的雁荡山色,第一次领略这天地间无遮无掩的秀色,也第一次发现自己的生命象这充满着灵性的山水一样美丽。而这次去走浙东,我相信,浙东不仅有着人文的璀璨,而浙东山水更有着其独到的美韵。这便使我不由地想起了宋朝词人王观吟诵浙东山水的那首古词:“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浙东便又象一位天生丽质的江南女子亭亭玉立在自己的幻觉之中,而浙东的山水便幻觉成了她横流的眼波和蹙皱的眉峰,心,也就早早飞向了那遥远的东海之滨。
       当航班稳定飞行在近万米的高空,透过舷窗下望,一层薄如蝉翼的岚气罩于机翼下的山峦河床之上,秋阳的光线透过那层轻轻的岚气直射到沟壑纵横的北方大地上,沟沟壑壑之间,到处裸露着深褐色的岩石,偶尔出现一条河流,也被周围单调的颜色涂染的没有了生机,惟有让人感到欣慰的,就是这一轮白色的秋阳,它把光线泼洒在这沟壑间铺展着的田陌上,在这年轮的边缘,还能让人感觉到北方地脉的一丝律动。
      下午6点,航班在宁波的栎社机场降落,来接站的宁波同行早就等候在那里了,我们一同乘车去到宁波市区。宁波这个城市,它不象内陆城市那样人声嘈杂,走进市区,你便感觉到走进了一片绿色的海洋。也许这满城的绿色能过滤城市的喧嚣吧,暮色中的宁波显的是那样的安详和静谧。三江水在这座现代化的港口城市中悄无声息地流过,城市宽广的马路两旁、耸天的楼厦之间,到处是五颜六色的花坪和绿意盎然的草地,深深地呼吸一口气,能感受到大海的气息。
      心,好久没有这样激动了,也好久没有这样鲜活了。。。。。。
      
      
       原来她是地地道道的宁波人,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看上去她显得干练而又活泼,从她的身上可以看出宁波女孩的特点,她们有着江南女孩的丽质和北方女孩的健美,与沪杭的女孩比起来她们少了婴弱与娇嗲,与北方女孩比起来她们却多了精明与干练。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正如蒋骞小姐所讲,阿拉宁波人自古便有从商的传统,阿拉宁波的地域环境有着江南水韵的清灵,也有着北方山势的雄奇,还有着海风海水的浸润,独特的人文地理,养就了阿拉宁波女孩独特的气质与内涵。
       宁波处于长江三角洲的宁绍平原,这块平原是由于长江水亿万年的冲击而成,而宁波就在这块冲击平原的东端。它濒临东海,位于我国漫长海岸线的中端,是地处浙东大地的一座历史悠久的港口城市,与位于东海上的舟山群岛隔海相望。
       宁波因为有了一条甬江,因而也被称为“甬城”。宁波是一个水的世界,三江水世代世代地在这里流淌着,给这个城市带来了无尽的生机和灵气,更有那纵横遍布大大小小的水流河叉,直使人感觉这个城市是一个被水托起的世界。有水便有了桥,所以宁波同样也是一个被桥连接着的世界。翻开宁波的市区地图,就可以看到,仅在市区横跨在三江之上的大桥就有十多个。有了水,这个城市便有了灵气;有了桥,这个城市便有了生机。水水相接,桥桥相通,这便是这个城市给我的第一印象。
       宁波有着“东方大港,河姆文化,名人故里,儒商摇篮,佛教胜地”之美誉。说起宁波的商人,蒋骞小姐总是那麽神采奕奕地引依自豪。在宁波的时日里,她曾多次讲起,宁波是中国商人的发祥地,就连号称中国最精明的上海人也有四分之一是宁波人的后裔。我今年春节到过温州,在温州的时日里,也常常听到温州朋友讲述温州的商人,当我把这些告诉蒋骞小姐时,她却不无恶意地说,温州人是小老板,而宁波人则是大老板。诚然,比起温州人来,宁波人更喜欢做大生意,这里曾出现过“船王”包玉刚等一大批在国际上知名的工商巨子,那如今散布于海外的“宁波帮”便是这宁商中的一支劲旅。如今,刚到宁波,那大街小巷上还遗留着这里刚刚过去的电影节和服装节的各色标语和广告牌,而如今闻名华夏便又是宁波的服装,著名的品牌如雅戈尔、杉杉、一休、罗蒙、培罗城等,便都是产自宁波这片土地上。
      
       (3)、三江月夜
       来宁波的第一天晚上,便遇到了一个月明星稀的朗朗秋夜。打电话给家里,家乡正在经受着一场寒冷的秋雨,而这位于东海之滨的甬城,却在这朗朗的秋夜里绿意昂然着。有绿色,有江水,还有那一轮隐匿在都市夜光里的秋月,便赋予了这个城市撩人的诗意。同事们经过一天的长途劳顿,都已倦缩在酒店的床上歇息了,而我却没有一丝倦意义,与朋友欧阳相邀,欲溶入这甬城的夜色,去领略这三江口月夜的诗韵。热情好客的蒋骞小姐知道了我们的意图后,却执意要陪我们同行,去给我们充当一次免费导游。
       在三江口打车从甬江大桥的引桥下通过再过新江桥,沿奉化江南行在灵桥附近右转便到了城隍庙步行街。据说,这里是宁波的老城,这里宽广的街道两旁如今竖立着的都是些仿古建筑。远处在夜幕的映衬下,隐约可见一座座现代化的楼厦耸立在夜幕里,又加之这里视野开阔,月光与街道两旁的灯光相映成趣。来到这里,你会感到,这个位于城中之城的老城,古色古香又富有动感,那大自然的天趣与都市的跃动又融为一体。它简直就是宁波这坐历史文化名城的一个缩影和真正的隐含之所在呀。
       历史上的城隍庙曾是浙东的仁人志士聚众抗清之地,那个明末清初的张苍水就曾在这里聚集过数千民众举行起义以抗击清军入浙。而如今,这里已经开辟成了集娱乐、美食和购物为一体的大型商业街区。入夜时分,人们冲着这里的宁波小吃而来,数个颇具规模的小吃店内,一拨一拨的人,或亲朋想聚,或好友相邀,围坐在一起,伴着轻轻的音乐,品位着各色各样的小吃,一派和乐圆融的景象。置身于此情此景,你会感觉到,这里曾经晃动过的刀光剑影早已成为了过去,也许许多人都不再去理会这些曾经的历史,也许好多人压根就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的过一切,他们在品尝美味之时所津津乐道的最多的可能是这座庄重辉煌而又古朴典雅的老城丰韵和老城外那日新月异的现代化港口城市里所发生的一切。
       如今的灵桥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建筑了,全桥总长近百米,宽20米,无桥墩,下乘式三轴钢梁环洞桥。整个建筑横空出世、气吞如虹。夜色下,桥体上有霓虹灯丝勾勒出桥身简明流畅的线条,造型壮丽挺拔、直柱林立、拱梁飞架。相传早在唐代,甬人就在这里建桥了。当时由于江阔水深流急,桥基总难打牢,正当人们一筹莫展之际,一场瀑风骤雨不期而至,眨眼间又云开雾散,半空中闪现出一道彩虹,七色辉映,经久不散。桥工们心领神会,当即就照着彩虹的位置下桩,结果桥桩很快打成,桥就建起。因有此灵异,遂起名为“灵显桥”,简称为灵桥。
       又过新江桥,来到三江口,这里竟是一片葱翠的绿色,一丛丛人工摆布的各色花坪镶嵌其间,站在三江汇流处向夜幕的深处眺望而去,灯光隐现的解放桥和甬江大桥便显现在深邃的夜幕之中,新江桥头晃动着的激光灯束划破夜空浮现在这三江之上。回头仰望,在这里,竟能看见那麽清晰的一轮圆月,我惊奇这甬城的夜色。要知道,在都市里生活久了,常常会在月圆之夜想起故乡的天空,于万般无奈之中去回味那银亮光华的故乡月夜。因为,都市的楼厦太高也太密,楼厦间的巷弄太曲也太折,它逼狭了天空也切碎了圆月,更有满街的喧哗,让人难以品位明月的静谧和怡情。而甬城的三江口月夜,竟是如此地富有灵性,它有绿色,它有水流,它有现代化都市的衬托,它更有徜徉于原野之上那如歌如酒的挥洒。是街市上的灯光?是夜幕里的月光?仰或二者都有,在三江水面,泛着涟涟波粼。
      
       (4)、它们是在向着今人诉说
       刚到宁波的第一天晚上,就发现在三江口处有一座天主教堂,后来在穿行于市区的时日里,又发现中山西路旁上的鼓楼。鼓楼和天主教堂都位于市区的繁华地段,这里白天可见楼厦林立,晚上又是华灯齐放,而它们蹲在这里,实在是与这四周的现代化建筑格格不入,显得是那麽的不伦不类。想精明的宁波人能把这两处与现代化城建不协调的建筑在这繁华的地段保留下来,可能自有其道理吧。后来一经询问果然如此。一个是始建于古代的鼓楼,一个是始建于近代的天主教堂。宁波人在建设自己的现代化家园时,不但没有把他们拆除,而且还拨专款进行了修缮,并且把它们当宝贝似地保留了下来。拿他们的话来说,这是宁波城历史的见证,把它们留在这现代化城市的楼厦之间,让他们向今人诉说着历史。不愧为做大生意的宁波人,做任何事情都具有不凡的战略眼光。
       我们知道,鼓楼在我国历史上曾占据着特殊的地位,大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鼓楼,楼中都设有报时的刻漏和更鼓。平时击鼓报时,战时抵御外敌。宁波人把它完整地保存了下来,同时也保存起了这座城市的历史。
       宁波城的鼓楼曾迎来送往过唐代“海上丝绸之路”上的繁华,也亲历过五代十国时期的兵戈,直到北宋时期,王安石来了,他登上鼓楼,望到眼前这一派大好的河山,听着鼓楼上传出的报时更鼓,这个宏图在握、雄心勃勃的中国11世纪的著名政治家和改革家也许心潮澎湃,难以自己。为表示要以鼓楼的刻漏那样“勿棘勿迟”的速度来改革处理政事、以刻漏那样勤于报时的精神来管理政治,在这里即兴写下了那篇能抒发自己宏图大志的著名铭记《新刻漏铭》,借为刻漏做铭,向当朝社会发出了一篇决心革弊维新的誓言书,而宁波的鼓楼便是第一个读懂这位改革家真实内心的见证者。
       鼓楼,送走王安石,也就送走了即将昌盛的社会现实;迎来宋高宗,也就记下了一段屈辱的历史。鼓楼虽不言,却千年百年如斯风雨守望,守望着古往今来的匆匆过客,也守望着古往今来的过去现在。
       如今,宁波人已在这里建成了鼓楼步行街商业城。从鼓楼上俯视,这一带全是仿宁波传统建筑风格的商店,小青瓦双坡屋面、风火马头墙;举目再向四周眺望,又见现代化楼厦林立。精明的宁波人也许是不想让这历史流淌太突兀了吧,在这里延续出这些具有强烈历史文化质感的仿古建筑,便把宁波城的过去和现在圆滑地衔接了起来,使来到宁波的游人走进鼓楼便走进了宁波城的历史,畅游其间,便是慢慢地自古至今挪动着脚步,等观赏完毕出来,你也就从历史回到了现实,这中间,不会有突兀和折硬的感觉。而这些,不到鼓楼是无法体会得到的。
       晚饭后没事,我便离开住所来到了三江口。今夜是个雨夜,霏霏细雨之中的三江口夜色又是别一番景致。雨夜里,位于三江口的新江桥北堍的那座罗马歌特式风格的天主教堂格外的引人注目。也许是距离近的缘故吧,由于教堂的各个部位上都安装有装饰灯光,整个教堂显得通体透明。教堂周围有绿茵茵的草地和灿艳艳的花坪,桥下江边有一对对的情侣在徜徉,微微的江风把细雨吹佛的飘在空中;桥上有川流不息的车流,不远处就是花灯齐放的商业街市。由于雨水积在地面上,经灯光的反射,有草的地方是透绿的,有花的地方是鲜艳的,没草没花的地方则是光华一片。雨夜里,这个城市更显得生机勃勃。我不知道,这竖立在眼前的天主教堂此时在做何感想。要知道,它却是当年法帝国主义奴役我国的历史见证呀。
       不是这样吗?!
      
       (5)、风雨天一阁
       余秋雨先生的一篇《风雨天一阁》,使得天一阁走进了人们的生活。无论是官员文人,还是商贾百姓,都把来宁波去过天一阁引以为自己的荣耀。所以,“来宁波不去天一阁,等于没有来宁波”便成了人们所“津津乐道”的事情。但是,浮躁的心灵充其量也只能是使人们在这里充当一个匆匆而过的过客而已,有几个能象余秋雨先生那样在这个曾经为我们民族断残零落的精神史提供了一个小小的栖脚之处的圣地来细细品味呢?更何况还会有一个为能为饱览天一阁的藏书而把自己青春堵上的那个古代女子钱秀芸吗?
       余秋雨先生作为当今文坛上的大家,在天一阁竟还这样不断地自问,而作为平常之辈的我们来天一阁还敢企求什麽呢?能象黄宗羲那样有幸翻阅全部藏书吗?即便是这样,自己能静下心来苦伴青灯?能象余秋雨先生那样有条件登上书楼寻古吗?即使有这样的机会,能有多大的毅力能使自己在这里拒红尘与万丈之外而慢慢地徜徉呢?罢罢罢,天一阁,虽然在心中你是一方神圣的净地,带着虔诚和朝拜而来,离开时,回首印在地上的脚印,终还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呀。
       进入天一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照壁上气势宏伟的“溪山逸马图”。粗略数数,八匹骏马;细细一看,八骏在溪边仰鬃踢蹄,甩头扭尾,嬉戏嘶鸣,其形其姿,栩栩如生。图上溪水山峦,惟妙惟肖,加之照壁被一片绿荫所掩盖,细雨凝聚在浓密的树叶上,又吧嗒吧嗒地变成小水珠滴在地面上,更加衬托着这天一阁的幽深与神圣。我象一个虔诚的教徒,而天一阁就是心中的麦加。来到这方圣地,一路上只管慢慢地走,默默地看,大气不敢吭。
       天一阁的经典是在其藏书楼,藏书楼原名叫“东明草堂”,这与它的主人范钦的字号有关。范钦字尧卿,号东明。范钦性喜读书,宦游各地时悉心收集各类典籍,而辞官归里后又收得甬上故家之万卷楼、静思斋等藏书。当时,宁波有许多藏书楼,但都先后遭受过大火的吞噬。为防止火灾,范钦费尽苦心,查阅了许多书本,最后在《易经》中看到有“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而受启发,遂取以水制火之意,将藏书楼改名为“天一阁”。
       天一阁藏书楼前的庭院,面积虽小,但造型布局独具匠心。当年为防火取水之用而建的天一池清澈见底,有游鱼悠游其中。池旁垒石成山,环植松柏古樟,亭台楼阁点缀其间。绿荫葱翠之中,假山被堆成福、禄、寿三个字型,神态逼真。静静清水之上,“天一阁”三字碑被莲台托起,水中一巨石犹似昂首的海龟在虔诚地朝拜。还有环水池里的“九狮一象”、“老人牧羊”、“美人照镜”和福禄寿相形石浑为一体。竟想不到,在这清净肃穆之地,也挤进了人间的凡尘。从庭园南墙下的绿荫小道独自走过,细细回味,凡尘虽在,但毕竟沾上了沉积的书香,就象这飘飘斜斜的细雨荡涤过的空气一样,毕竟舒服惬意的多了。
       按世俗的眼光来看,范钦确实一派福贵之像,历史上的范钦也确实做过一方的达官。范钦为明嘉靖年间的进士,纵观他的一生,宦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他先后作过湖广隋州和江西袁州知府、广西参政、福建按察使、云南右布正使以及陕西、河南等省的地方官,以至后来升到相当于今天国防部副部长的兵部右侍郎的官位。他嗜书成癖,每到一处,便精心搜集和收藏当地的地方志、政书实录、当代著作和有价值的碑帖,对经史百家之书,皆兼收并蓄之。但读书人的刚直不阿和藐视权贵之秉性又使他因“福”得“祸”,他曾因顶撞过权倾朝野的武定侯郭勋而入过大狱,后又因秉公执法得罪了严嵩父子,此时他彻底厌倦了危机四伏的宦海生涯,干脆抛开就在身前身后的富贵荣华,仅把宦游一生搜集到的奇书带了回来。年轻时从家乡走出,那个雄心勃勃、慷慨激昂并且还带兵抗击过倭寇的读书人范钦,终于被官场宦海中的激流磨钝了棱角,从家乡走出又走回的他,归乡的脚步中,自有一种行云流水、悠然南山般的闲静和淡泊。但是,我相信,此时的范大人绝不是一个被生活击垮了的颓废之辈,实际上,此时的他心灵上已经到达了某一彼岸,是一个在心智上都绝对成熟了的先哲。从行伍军旅之中、从官场宦海之中浮出,他参悟到了自己的“无能”,但不灭的拳拳之心,又使得他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了这代表着人类文明之光的浩瀚书海之中。他知道,只有书籍,才能让这麽悠久的历史连成缆索,才能让这麽庞大的人种产生凝聚,才能让这麽广阔的土地长存文明的火种。也许是叹及自己一生的宦海生涯没有时间潜心著书立说于后世,也许是宦海的波涛曾浸灭了他拼出的思想火花,这些,我们现今都不得而知了。但我推测,当年的范钦能有这麽大的心魄和毅力建起这座藏书之殿,并立下严格的家规家训惨淡经营之,我想也是对自己未竞心愿的一种补憾吧。
       如今的天一阁,已经被人们辟为了一处游览之地,拿着门票后面的导游图细看,这里还有新建的千晋斋的竹林、后移来的百鹅亭的石台和秦氏祠堂的戏楼等等,等等。蒋骞小姐领着同事们都继续游览其余的景点了,而我却不愿离开这藏书楼一步,哪怕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在这里多呆上一时一刻,也算不为匆匆一回吧。
      
       (6)、情系三江口
       有流水的城市才有灵气,有流水的城市也才有活力,因为水流是它流动着的精灵。甬城得益于三江水,眼下这座城市,正因为有了这不竭的水韵,才显得那样的生机勃勃。历史上,这千古流淌而奔流不息的三江之水,曾给这座城市带来过繁华的鼎盛,也给这座城市留下过创伤的隐痛,而这一切,都被溶进了这汇纳三江之水的宁波三江口。
       宁波城自唐代迁自三江口建城以来,至宋代,已经成为了当时全国三大贸易港之一,那时的朝廷除设置市舶司管理国际性贸易事务外,许多外事机构在宁波城也相继建立。就在今奉化江岸边,当时就专门设有为外国商旅办理出入境手续的机构。这奔流不竭的三江之水,当年曾把一队队外国商旅源源不断地汇集于三江口,这其中作为商贸繁华的载体---宁波的造船业也曾经得到过其鼎盛时期。在北宋,这里已设有官营的造船厂,更有甚者,在宋神宗年间,朝廷为了派使节出使高丽,曾在甬江上建造过万斛船,载重量超过千吨。当时就以三江口为中心,在三江沿岸建立起了许多官营和民营的船场,可谓是沿江两岸船场林立,三江之上千帆竞发。几次在三江口流连,几次在这里深情地凝视,又几次想循着三江口的汇流走进历史去探寻它昔日的繁华,又几次置身这三江口的夜色融入这闪闪烁烁的灯光之中,直感觉,这幽深的夜色和闪烁的灯光伴着三江水流一齐在这里向人们永不疲倦地诉说着甬城悠悠的往事。
       1858年,在宁波的姚北曾发生过由黄春生领导的18局佃农起义,这是当地的宁波人亲自起来做的反抗,虽然后来起义失败,起义领袖黄春光也壮烈牺牲,但在后来太平天国进军浙东时,义军余部近万人在黄春生之妻卢七姑的率领下积极响应太平军进浙,使得太平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便势如破竹地攻下了宁波,并击毙殖民主义头目华尔。就在这三江口,义军余部与太平军曾重创敌舰和清军主力,给这三江口黑暗的历史天幕上带来过闪亮的曙光。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发生在近代史上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最终还是失败了,而在太平军撤离宁波之后,还是在这三江口,英法殖民主义者将位于三江口的镇海炮台撤毁,建成六棱锥型纪念塔一座,竟用中英法三国文字把死于侵略战争中的28个英法指挥官的名字刻于其上。
      
      

    Share article:

    Permalink:

    ten + 11 =

    Add your widget here